羅曜辰 – 德國學習歷程_差異與信念

作者:Hata Lo 羅曜辰(東海大學建築碩士、現為哈塔阿沃建築設計事務所 hataarvo architects主持人)

去德國是我在東海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之前的偶然機緣,但也是偶然之後確切的信念。因為那時候剛好聽到了林友寒從德國回來東海大學演講,對他的演講印象深刻,雖然那時候並非真的能全然理解,但就是有一股強烈的方向感吸引著我!

於是在他演講結束之後我看他一個人站在系館,因為他冷酷的外表所以沒有同學敢上前去跟他講話,我那時候提起了膽量去跟他打聲招呼,並且跟他說我很喜歡他的演 講,他也很nice的回應我,並且問我說要不要跟著他還有他德國的同事去東海校園晃一圈。我當然是很開心的跟著他去晃晃,沿途經過一些東海新建的大樓,他用精準的語言給了一些看法,我也適時的問了一些問題,這時候他突然我說我畢業之後要不要去他那邊工作,我跟他說我還要當兵,他回我說他可以等我… 呵:)那時聽了眼淚真的快掉下來,雖然覺淂莫名奇妙???因為我只跟他談了幾句話而已…不過我那時候就確立了我當完兵之後一定要去林友寒那邊工作!!

就 在我當完兵寫信給他,他很爽快的跟我說他哪時候回台灣並且跟我約了時間的面試,面試當天我非常緊張,我連拿作品集拿給他看時都沒有解釋,最後他跟我說他再 寫信跟我說他的看法。他回信告訴我,我的作品很特別,但他沒有辦法判斷我是否適合跟他工作,因為我的獨特性跟實務之間會有很大的落差,在實務上我需要更多 的訓練,因此他建議我先在台灣工作半年,確認我經得起實務上的考驗再去德國。老實說我那時候真的是非常難過,因為我認為這是委婉的拒絕。

因此我在台灣先工作半年,期間因為國際競圖的關係去了日本工作一個月,那一個月讓我感受到非常大的震撼,日本人工作的方式與專業的態度完全不是台灣事務 所可以比擬的!!於是我終於明白他為什麼叫我半年之後再去,因為實務上的建築經驗跟學校非常不同,這半年我慢慢明白一棟建築要被蓋起來是需要多麼的堅持與 整合,才能完成一件作品。半年之後我再度寫信給他,跟他說我準備好了,並且跟他說明我這半年學到了什麼。於是他很快幫我安排去德國的機票,我就這樣成為了 他第一個台灣的員工。

到了德國,我話不多,我就先學、先看看別人在做什麼。他丟給我一個全新的博物館案子要我去發展。並沒有跟我說太多應 該要怎麼做,只叫我發展看看然後每兩天跟他做個簡報。於是剛開始我使出我所有會的東西,但每次簡報他都說「不對」或者說「設計不是這樣做的」,然後就什麼 也沒說,也沒有給我答案…人很瀟灑的轉頭就走…留下鬱卒的我…這期間每逢週末他就會帶我去看大師的案子,我們去看 Mies、Koolhaas、 Peter Zumthor、Sejima、Peter Wilson、Gigon Guyer、Herzog & de Meuron …..每次看案子他都會跟我說這個案子精采的地方,然後我也會表達一些我的看法,這樣週末看案子的行程讓我真實體驗到好的建築空間不在於外型,而是真實空 間的感受與材料構築上的邏輯意義,這對我回頭做案子時有莫大的幫助,那種幫助是你可以慢慢感受到手上畫的圖轉變成一個真實可以經驗的空間的連結,所以每次 看案子回來我都精神百倍準備要做設計。

可是設計不是一步登天的,就算我體驗過一些很好的案子,可是自己去畫圖或做模型就老是做不好,連續 一個月來每次簡報他都不滿意,只大約說了很多很抽象的東西,也沒說要怎麼做…這段時間真的是對我打擊最大最大的日子,尤其我自以為帥帥的模型擺在我的辦公 桌上,但是德國同事經過瞄了一眼也不會停留就走過去了(德國人反應真的很直接)…..那時候真想收收東西回台灣好了!!

但我還是不氣餒, 繼續一直去嘗試,一直做很多模型…就在有一天我請一位德國同事講他的畢業設計,因為他的畢業設計聽說有得獎然後去AA展覽,此外林友寒也跟我提過說他很不 錯,所以下班之後,他就到我的座位上放他畢業設計PP,然後跟我說他的畢業設計在做什麼!吃驚的是竟然只在短短的10分鐘精簡又不拖泥帶水的講完他整個畢 業設計!!其實也就是從基地的紋理、Program、然後量體主要的看法跟策略、空間序列的關係…這些建築很基本的事情,用一個清晰的方式將所有的東西串 連起來…

我從來沒聽過這麼清爽、簡單、卻有深度的畢業設計簡報!!我真的大吃一驚!!因為這跟台灣畢業設計要拉哩拉渣扯一堆看似很有深度 的議題然後才能開始做畢業設計非常不同。然後我拿給他看我正在發展的博物館案子,問他的意見,他看了就問了我三個問題:為什麼這邊要有轉角?為什麼頂樓的 量體一個高一個低?為什麼東向立面外牆是有弧度的而西向立面卻是直的?…他的三個問題像是震撼彈一樣拋向我,雖然我每個都回答得出來,但最後他只說他 覺得「too much!!」………這段談話影響我非常非常的多,我以前以為每個設計動作都要回應一件事情,或者都需要理由,但其實不然,因為如果每個想法都回應,而每 個回應都會有彼此衝突的點,所以最難的設計是找到一個一致性去串聯所有的設計問題。

那天晚上我騎著單車,然後跟平常一樣吃完晚餐到湖邊畫 畫,反省很多從學習建築以來的認知。第二天一早我到木工廠又做了一個模型,這次的模型說也奇妙,做得很快很順暢,做完我就回辦公室放在我的桌上然後去洗手 間,當我回來時,我竟然發現有一半的德國同事都坐在我的位置上討論起我早上剛剛做完的那顆模型,我走過去他們就對我說「Good Job!! I like this model very much!!」….我整個害羞得故作鎮定禮貌性地回答他們說「Thank you!!」 …這時我雖然很高興,但我依然還是很緊張,因為我還沒把這顆模型給林友寒看過,他這時已經回到台灣開會,所以我就拍了模型各個方向的照片寄給他,並且簡短 的說明,沒想到他竟然也回信給我說他覺得很開心,因為這顆模型進步很多,他很喜歡,老實說那時候眼淚快掉下來了(淚),我覺得一個月來我終於看到了自己的 進步,原來設計真的要不斷的累積!

模型還只是一個開始,後面繼續工作的日子所面對的問題接踵而來,有時候真的讓人喘不過氣,但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個案子,你依然會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後 來我回台灣之後繼續幫林友寒工作,他還是一樣很少跟我講答案,我常常問他為什麼這樣不好,他會跟我說他為什麼覺得不好,但不會跟我說什麼是好的,除非我做 到了,他就會說”好”,就在這樣的學習與工作、老闆與老師的關係下,我確實學到了很多,或許是他對我的獨特方式,我像是唸了一個新的建築學校的三年學程, 這三年來我不斷告訴我自己要先放下自己才能學習,我不需要害怕自己會消失,因為你依舊是你不會不見,只會蛻變!!

離開林友寒之後,我依然 常常想起這段幫他工作的日子,非常感謝他過去對我的教導,還有他對我所犯的錯誤的包容,也很珍惜之前所有給予過我不同經驗與意見的人。我今年2011年開 始自己開業,做自己的案子,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去判斷,我,活過來了,是帶著過去所有的經驗與獨立思考活了過來。我也不曉得未來會如何,但我還是相信我會 做得很好!唯有如此才能有一個堅強的信念繼續堅持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