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盛豐的一封信

作者:林盛豐

我不能相信的是, 一個所謂肅貪的政策, 落實下來, 肅貪的對象竟然是最痛恨貪污的我. 我想這個案子, 突顯了幾個多年來我們想突破的困境, 仍無突破, 而且可能倒退.

1.採購法並未提供一個可清楚依循的架構, 人人自危, 首長,承辦員寧可依最保守的解釋推動採購業務, 任何人甚至在採購法許可的範圍內有較進步的作法, 例如最有利標, 馬上就陷入地雷四佈的險境, 後續一有黑函, 就引爆.

2.國際比圖, 最能突顯台灣建築專業環境的落後. 國內設計費仍偏低, 甲方無專業人員, 審圖沒章法, 首長一直換, 變更需求毫不專重乙方的意見, 嚴重侵害乙方的權益等等, 予取予求. 故宮的面積, 甲方一直膨漲, 建築師最後終於無法忍受.

3. 甲方聘請專案管理顧問公司是我多年來一直推動的理念, 本來以為可以扮演目標管理, 價值管理, 甲乙雙方的折衝, 支持乙方的創新工法, 有創意的工程管理, 預警式的提出工期的落後或預算的失控, 與甲乙方協商共同提出替代方案. 專案管理顧問公司本來應以其專業與第三者的立場背書較進步, 較具彈性的替代性作法,但目前的專案管理顧問公司扮演的腳色, 卻是採購法最保守版本的支持者, 以及處理原甲方應做的工程行政, 建築師與營造場除了原來要填的表格外, 還要對付專案管理顧問的表格, 多了一個婆婆.

4. 國內的專案管理顧問常是工程顧問公司而不是做過類似工程, 極具管理經驗的顧問團隊, 碰到像兩廳院, 音樂廳, 博物館這種建築, 地景, 展示,軟硬體介面複雜, 多個國際團隊及國際合約時, 就經驗不足.

5.工程會自我腳色界定是仲裁機關, 但他們對我們常想突破的事沒企圖, 沒看法, 而且會想出亂數表挑評審等等的對進步理念一無幫忙的作法. 假使有一些原創的想法事先請示, 絕不會替機關分攤風險. 他明明無利害關係,卻不背書進步的作法, 標準答案是請依相關法令及權責辦理.

6. 當然首長, 承辦員, 專案管理顧問公司, 公程會都不敢創新, 興利, 因為, 他們都害怕黑函, 政治鬥爭, 媒體依黑函編故事, 電視名嘴深信他們心中只有是非,並無藍綠, 而且無所不知.然後帶動民粹審判.

7. 最後媒體, 民粹, 立委民代, 檢調陷入了一種民粹狂潮時, 我們從未見客觀,冷靜, 令人尊重的專業意見. 我們從未有系統的於發生爭議當時的客觀專業諮詢.或事後深入理解, 以專業立場調查像故宮南院, 像貓空纜車這樣的爭議, 到底給了我門什麼教訓, 經驗. 但甲方, 也就是工程會, 首長, 承辦員, 倒都學會了要更保守, 什麼創意, 好建築都沒意義, 連胡自強這樣的政治寵兒, 他的政績伊東設計的音樂廳, 這麼複雜的工程, 對是否使用最有利標都猶豫不前, 這個案子若用最低價標, 當然大難臨頭. 南道工程會不該站出來說這案子不宜用最低價標, 還要說請依權責處理..

8. 我們本來期待的專案管理顧問公司, 應可理解乙方創新的作法, 支持建築師與營造廠, 但目前大部分的表現也與一般甲方無異.他們從來也不據理力爭說像台中歌劇院這種案子,從專業立場看應採最有利標,或像故宮面積大幅膨漲,甲方的要求不合理, 他們很少替乙方講話.

總的看來, 建築專業的 原創與興利的可能性在台灣好像比幾年前更糟, 自於除弊, 浪費司法資源在我身上就知道除弊肅貪會有什麼績效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