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創意建築 「殖民」全世界

麥肯諾(MECANOO ARCHITECTEN)的衛武營UN Studio 的高雄大立精品店庫哈斯(Rem Koolhaas)的台北藝術中心,到MVRDV的垂直村落……短短兩年間,荷蘭便有四件建築作品成功「殖民」台灣,成為台灣最紅的國際建築名牌。荷蘭和台灣都是小國、地狹人稠、傳統建築資源不足。為什麼荷蘭建築可以迅速崛起、揮軍世界?


↗ MVRDV在台灣打造的「垂直村落」,在一排老公寓上放上彩色小屋。MVRDV 提供

荷蘭當紅建築團體MVRDV,上週來台舉辦「未來城市:MVRDV建築動畫與影像展」。這是台灣第一次舉辦以荷蘭為主題的建築展。

跨界合作 群體作戰

台灣人對荷蘭建築並不陌生。這兩年,荷蘭人先後拿下台灣南北兩個藝術中心的設計權。去年底,UNStudio設計的大立精品店在高雄落腳MVRDV 的建築實驗「TheVerticalVillagec 垂直村落」,則預計在秋天為台北灰暗的老公寓畫上一抹彩虹。

荷蘭建築不只進軍台灣,打新世紀開始,荷蘭建築一如17世紀船堅砲利的荷蘭艦隊,在世界各地攻城略池、建立殖民地。

MVRDV 是集合三位創辦建築師的名字縮寫而成。MVRDVWest 8UN Studio……這些荷蘭建築團體的名字乍看宛如搖滾樂團,一點都不像建築事務所該有的名字。

光名字就可嗅出荷蘭建築的特色─年輕、創意、強調群體作戰、跨界組合。

建築動畫 刺激想像

最早打破創作界線,將建築設計與漫畫、普普藝術等年輕人文化充分結合的,應屬60年代的英國建築團體 Archigram。然而在網路時代將其發揚光大的,卻是荷蘭。

「動 畫(film)對建築相當重要!」MVRDV主持建築師 Winy Maas 認為,建築動畫可以刺激人們對建築的想像力。早在Youtube出現前,MVRDV便開始為他們的設計案做動畫影片;十年來,MVRDV累積了上百件建築 動畫影片。不可否認,這是影音時代最強的行銷利器。

庫哈斯為北京中央電視台製作的建築動畫更是大手筆。這段四分鐘的動畫,據說耗資台幣400萬,其中以超音速穿過「大褲衩」的一幕,震撼不輸給好萊塢動畫大片。

幾百年來,荷蘭人填海造陸,不斷與自然爭鬥,創造新的空間。因此荷蘭建築充滿生氣勃勃的想像力,沒有歐洲建築的保守與老氣。

外型驚豔 綻放幽默


↗ MVRDV 設計的老人公寓,每戶都擁有色彩鮮豔的透明玻璃陽台,讓老人擁有美麗的黃昏風景

MVRDV作品「老人公寓」(WoZoCo housing),雖是為獨居老人設計的公共住宅,卻充滿了蓬勃朝氣。每戶都有五顏六色的透明玻璃陽台,讓銀髮族眺望的黃昏風景,也是一片彩色世界。


↗ 麥肯諾事務所設計的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模型

麥肯諾事務所(Mecanoo)為海港城高雄設計的衛武營,宛如「游動中的魚」的外型讓台灣人驚豔。Mecanoo 為荷蘭台夫特大學(TU Delft)設計的圖書館,展現的幽默更讓人絕倒。


↗ Mecanoo 為荷蘭台夫特大學(TU Delft)設計的圖書館

這座圖書館的屋頂連到地面形成一個陡坡、正中央放上一個圓錐體,就像一座小山。這座「小山圖書館」夏天是如茵草坡、冬天則是滑雪勝地,在校園裡創造了一個媲美自然的人造地景。

荷蘭五分之三的土地處於海平面以下,土質特別鬆軟,建築物隨時可能陷入、消失。荷蘭建築師比其他地方的建築師,更早否定了永恆的必要性。庫哈斯的名言便是:「建築不存在於過去與未來,只存在於現在。」

MVRDV 來台做都市研究時,最吸引他們的不是台北101,而是隨時都會消失的台灣樣品屋。他們和忠泰建築合作的「垂直村落」,模仿樣品屋的模式,在一排即將拆毀的 老公寓上蓋起五顏六色的展覽館,展示學生的研究成果。展期結束,這些「樣品屋」便會隨腳下老屋一起灰飛煙滅,不在乎天長地久。

務實節省 創造空間

惡劣的自然環境鍛練出荷蘭人務實、節省的個性。嘲笑荷蘭人小氣的笑話在歐洲滿天飛,如出把用過的衛生紙拿出來曬、蒐集昨天剩菜變成今天的主菜等。

這在建築設計上未必是壞事。庫哈斯設計的台北藝術中心,業主原本只要求三個表演廳,庫哈斯卻有本領在面積不變的條件下,多生一個表演廳出來。MVRDV設計的老人公寓,也是以懸空量體,幫業主無中生有、「憑空」創造了13戶的空間。

17世紀海外殖民的經驗,讓荷蘭特別關心族群問題。對他們來說,建築不是隔離族群的「牆」,卻是打破界線的利器。庫哈斯設計的台北藝術中心,便以半露天開放空間,嘗試融合夜市食客與音樂會藝文人口。

這種「打破族群界線」的觀念,在MVRDV的「養豬城市(Pig City)」中,獲得最徹底的實踐。

圖檔

↗ MVRDV「Pig City」概念把養豬場造成樓房而備受道德爭議引起討論

人豬共居 破除界線

荷蘭是歐盟國家中最大的豬肉出口國,法律卻規定豬舍必須與民居保持數公里的距離。MVRDV認為,做為人類重要的食物,豬不該被隔離於人類的生活之外。

因此,MVRDV在2000年設計了「養豬城市」,透過一種防臭、防塵的玻璃,把將豬舍置於摩天大樓中,都市人也可透過玻璃牆,近距離觀察豬的生活形態。

可別以為這是建築師的異想天開,去年海牙市政府便邀請MVRDV著手落實「養豬城市」,好讓一位擁有400頭豬的主人,帶著豬一起搬進海牙,一圓「人豬共居城市」的夢想。

重建鹿特丹 給年輕人機會


漢諾威世界博覽會中的荷蘭國家館,將荷蘭所有的地景疊在一起,包括森林、風車等,充滿創意

二 次世界大戰中,德軍炸燬荷蘭城市鹿特丹,卻給了荷蘭建築揮灑創意的廣大舞台。在MVRDV 擔任專案建築師的廖慧昕表示,荷蘭政府全力主導鹿特丹的重建,避免新城市在土地開發的過程向資本主義傾斜。他們慎選「有願景」、願意給年輕建築師機會的建 商進駐,讓鹿特丹成為新一代建築師的創意舞台。

深具遠見的荷蘭政府,很早就將建築設計視為重要的文化創意產業,為此特別成立荷蘭建築協會(Netherlands Architecture Institute, 簡稱 NAi),專事推廣荷蘭建築。

「給年輕人機會」或許便是荷蘭最大的創意。廖慧昕說,荷蘭政府每年提撥大筆經費,供年輕人申請補助與建築設計有關的設計研究案,並貸款給年輕建築師鼓勵創業。此外,政府曾指定某些公共建築,只讓年輕建築師參與競圖。

荷蘭政府也懂得為本土建築師打造國際舞台,2003年成立的鹿特丹建築雙年展便是一例。今年獲邀參展的台灣建築師曹羅羿表示,鹿特丹做法迥異廣邀大師的威尼斯建築展,而是設定議題,邀請國際間年輕建築師進行實驗與討論,成為荷蘭建築向世界發聲的平台。

台灣與荷蘭有太多相似之處。看到荷蘭建築突破自然限制、創造自己的高度和風景,我們不禁要問:荷蘭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本文轉貼自聯合報 / 陳宛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