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 – 設計師該嫁入豪門

作者:陳樂融

藝術傾向濃厚的人,真的活得滿痛苦的。無視經濟不景氣,作室內設計的朋友又要換工作,只因覺得現在的主管沒SENSE,不欣賞他的風格,公司工務部門動作又太慢,好像做了老半天也沒看到半件成品誕生。

他理想中的事務所,要讓他自由發揮創意,只管設計當藝術家,有人去操作電腦KEY圖當勞工,當然也不用負責監工和驗收,不用受客戶預算限制。甚至,不用管房子蓋不蓋得出來!

可憐哪,學建築的人。如果選擇當畫家、雕刻家、舞台設計師或裝置藝術家恐怕還好一點,要蓋房子或拿人家的店面、辦公室和住宅做室內設計圓你自己的夢,恐怕太難了吧?

每到這時候,就深深感謝起當年我沒真的唸到建築系。高中時選擇甲組(現在第一類組),聯考填了土木建築都市計劃等相關科系,卻根本搞不清楚這些系的巨大差異。上了成大土木,大一全班一半以上的同學遺憾:「怎麼沒考上建築系?」都只是分數導向,認為成大建築分數更高,而非真心嚮往藝術與工程結合。

大一下轉系申請,建築系需憑大一學年學業成績論高下(隔年就改成其他甄試方法),而且只收兩個名額,我們班二十幾個人都去跟系上拿申請單,所有人成績都比我好,我只有放棄(後來我們班總成績第二名的人轉成)。

雖然,我是大一時交了最多建築系朋友、實際了解他們在做什麼的人,卻只能從此繼續當半痴心的門外漢,直到大四選修了建築系一堂「藝術史」得到全班最高分,才稍微為這段單戀劃下美好句點。

因禍得福,我從大二起不再耽溺建築之夢,雖然柯比意、萊特、劉敦楨、李乾朗、漢寶德的書照看,建築雜誌照訂,可是也開始讀「天下」、「大自然」雜誌,接觸社會、管理、傳播與心理學,去企管系聽「總體經濟」,去中文系聽「莊子」,積極闖蕩校內各思想、文藝、傳播社團,投稿演講辯論主持編劇學舞看藝術電影,猛烈發洩我無法從力學、數學和材料學找到出路的內在能量。

如果我唸了建築,我不可能有時間做那麼多課外活動,認識那麼多校內外的人,不可能畢業退伍後輕易放棄建築之路,不可能和家裡說:「我會答應你們把土木系唸完,但我未來走哪一行要自己選擇。」而在退伍第二天進了天下雜誌上班。

還好我沒進入建築界?因為建築之路確實不好走,有理想有抱負有藝術才華的台灣建築系學生,如果只留在台灣考進一個事務所從小小繪圖員幹起,挫折感普遍來說是很大的。畢竟做商業案子不是學校作業,上帝與凱撒這時候分庭抗禮。越有天份創意的人,進入職場後可能越發現身旁怎麼都是品味不高、前瞻性不足、沒有理想、斤斤計較的「豬頭」?

無奈,豬頭充斥的行業與領域,何止建築或室內設計?我們該認清點事實。該想想怎麼「與狼共舞」、「與豬打架」而還能保有一點堅持與偷渡夢想的能力。

我親愛的朋友,可惜你不是女生,長相雖帥,不能嫁入豪門,否則也許就可以拿老公的錢到處去買地蓋屋做設計了,也許還能為台灣人的眼球做出積極教育的貢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