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ibeskind – Denver Art Museum 丹佛美術館增建案

由 Daniel Libeskind 設計之 Denver Art Museum (簡稱 DAM,中譯:丹佛美術館)的擴建工程(Frederic C. Hamilton Building)從2003年4月開始為期三年半,耗資共六千二百多萬美元。

位於落磯山下,用玻璃和金屬做成的三角型和多邊不規則型所組合而成的抽象建築,成為美國落磯山下最具有代表性的現代建築, 也把丹佛藝術博物館原有的七層展覽大樓面積整整擴大了一倍, 它是以美洲印第安人藝術的收集而聞名,博物館內有有8個部門,分別是建築、設計和圖形、亞洲藝術、現代和當代、 當地藝術(美洲印第安人、海洋、以及非洲人)、新世界(前哥倫比亞和西班牙殖民地)、 畫和雕刻品(歐洲人和美國人)、西方的藝術以及紡織藝術。

丹佛素來被稱為美麗的海拔、「英里高的城市」,如今,丹佛藝術館成為全美最新、海拔最高、最具有現代藝術特色建築的術博物館,也是全美二十家收藏最豐富,藝術教育活動最多的著名博物館之一。

丹佛美術館的主館位於Beaux-Arts公園的西南方,於1971年由一位義大利建築師Gio Ponti 所設計,他是最初Domus的編輯。James Sudler 事務所是當地的建築師,他們選擇Ponti的當設計顧問。當時Ponti在丹佛做了一些大的改變:他的設計其中有兩棟相連接的高樓,以玻璃罩做遮頂,並且 有無數的小洞開窗,有如中古世紀的保壘。也因此當時這棟建築被獲得了”Eccentric”的稱號。

下一條通道到Michael Graves於1995年所增建的丹佛中央圖書館,就像配置了一個大型的、色彩變化的圓筒,並且連結一些正方體加在圓筒邊上,因此獲與之前的”Eccentric”齊名。

最後,這棟名為「Frederic C. Hamilton Building」並且擁有一身鈦金屬包覆的外殼的建築物,就是丹佛美術館的新建館,它是由Daniel Libeskind 帶領的團隊及 Davis 團隊設計,於2006年完工。

這 棟建築有著裂面的外形、斜向的切割故產生大量的內角與外角,使得在建造的過程中爭議不斷產生,博物館的人員常於案子進行中不斷強調不論建築師為何,都必需 要褪去其個人色彩而進入這些藝品的世界才對。然而,博物館的人穿過館內的畫廊,他們即發現這些觀賞藝術品的平台之吸引力,這些幾何角度產生了多變的、具有 吸引力的狹長的景色因而妥協。

姑且不論這藝術品因此而無法靠著展示間的牆壁還是產生多少爭議,這棟建築物不尋常的外表仍是成功了成為旅遊的必經之處,它使得丹佛這個地區更有活力,過去南邊曾被稱為黃金三角地段但卻淪落荒廢的行政區域,現在已整個變成住宅、藝文、購物的高級區。

這 棟Hamilton Building是由廣場的方向進入,一進去就會看到120尺高的天井,而順著天井的是一條蜿延、迴旋的參觀動線。Libeskind 在沿著參觀者動線的外牆上用螺旋的小型圖騰裝飾著,而這樣有稜有角的設計並不會因為像貝聿銘(I.M. Pei)在1978年所設計的East Wing of the National Gallery,讓參觀者感到不適。

美術館的主任Lewis Sharp以及館長為了美術館的債務,決定與Libeskind一起挑戰空間的設計,並放手讓Libeskind去做。此外,美術館的內部設計者 Daniel Kohl創造出一種獨立的空間分割,將畫廊分成四個層次,以增加這個建築物的幾何性。展示空間的規模為了營造各種美感而有不同的大小,且內部以 Libeskind的白色為主色。他們在美感、色彩與圍牆的裝設中找尋平衡點,當然,其中讓他們的建築意念的成功發展也是相當重要的一部份,尤其是在第二 層的當地藝術區展示區。但有些營造的氣氛也讓人們不由得產生疑惑,如:第四層非洲藝術讓人感覺恐怖詭譎的;而第二層美西的藝術讓人感覺到溫和的、有活力 的。

有些館內的裝設是為了產生特殊的視覺效果,這些視線創造了強而有力的美感。在第四層Antony Gormley’s spikey statue Quantum Cloud XXXIII 奇異地被擺設在現代藝術區的主要參觀區,並有趣地由天井的開窗進入的光線指出下個作品,Gene Davis 的畫作:Phantom Tattoo,垂直地浮在傾斜的牆的平面上,強調其光線的自然。

但事實上,在過程中面臨一件嚴重的問題,就是因為這棟建築物的外形奇特,並非一般的水平構建,因此產生很多角度,參觀者一不小心可能會碰撞到,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因此在邊角加上一些圍木牆包圍,來避免美術館的參觀者碰撞到它們,也因此有這樣微小而過度的欄杆出產生。

Libeskind 由這個城市與 Rocky Mountains 的距離引發他的靈感,他認為只有順著大自然才可以解決這個地形的不便,如同滑雪──而非一間博物館。位於洛杉磯的Arup辦公室是由 Atila Zekioglu 帶領,而丹佛結構的主要工程師是Edwin Shlemon,他在 LIbeskind 與 Davis 的團隊下工作,是一位很專心、認真且愛挑戰結構的人。在丹佛中除了中心的電梯之外沒有任何的垂直結構。從牆面的大幅度的拓展,由鋼鐵所組成的大型樑柱以作 地面與水平牆面的支撐,且許多的支撐樑柱為了讓牆面有坡度故而是傾斜的,他們再以方形的格窗來平衡這些傾斜的不均衡感,而外加的支撐裝置是為了容納更多的 人。此外,牆面前保留了些許的距離增緩結構以吸收側面外牆的強度。每個樓層的斜面都是由其鋼筋所造的樑柱、對角線的結構及金屬的底板所組成。其樑柱不只是 為了要支撐其地面,也是要雙重確保整個建築的安全性。

鈦金屬的表面是一重偽裝的效果,其外表的面積是牆也是天花板。Libeskind 會使用鈦金屬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它是一種在任何氣溫下要穩定的材質,並幸運地於丹佛當地有可信任的工廠生產此種原料。在建造這棟建築所需的的完整資訊均 是由HVAC系統所提供,以幫助此棟建築的完成。

>>相關網站
::Denver Art Museum (丹佛美術館)::
::Studio Daniel Libeskind 建築師事務所::

>>相關圖片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 公共藝術:Louise Bourgeois 創作的黑色蜘蛛

圖檔
↗ 公共藝術:Louise Bourgeois 創作的黑色蜘蛛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