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勤美術館變身「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開展與工地文化對話 是展覽空間也是工務所

向曾經是閒置小學用地、綠圈圈與聖誕村說再見,台中勤美術館第一階段已於2018年底畫上逗點,打造勤美術館2.0的同時,官方計畫打開圍籬,開創與工地文化對話的可能性,全新景點「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於2019年11月15日正式對外開放。

每棟建築的背後都有一群偉大的工人,「工家美術館」打開圍籬,開啟外界與工地文化對話的可能性,翻轉概念重新定義工地美學文化,結合工地文化、在地關係與合作串連打造出工家美術館。串連建築自然環境、料理、生活、設計打造出獨一無二的勤美之森、草悟道街區新能量,是新型態工務所的示範場域,除了升級工地環境外,更傳遞了台灣的工地文化;也可說是一座突破圍籬,開放給民眾與社區參與工地文化的美術館,試圖開展與工地文化對話的可能性,像是工地⼩蜜蜂將轉化成里民阿姨福利社;工地飲食加入餐飲團隊打造工地便當;工程圍籬是⼀座城市農圃;工地噪音透過音樂融合成為工家的特別曲目等等。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何承育表示,「工家美術館」回應著自1972年成立至今、以鑄造翻砂、黑手傳產起家的勤美集團所秉持的「勤勞」與「美學」之價值,本著鑄造職人一生懸命的精神,以及追求人文美善的跨域思考,不僅見證了台灣社會經濟的發展,近50年來更延伸到多角化的經營。這項計畫的開展,除了再次彰顯台灣社會價值,另一方面則期望以創意翻轉,透過場域空間、軟體安排,再現更深一層的文化與社會內涵。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的命名來自於:「工」指工程;「家」則是一種歸屬感,而「工家」的台語「ㄍㄨㄥ ㄍㄟ」是共享之意,除了是工地、生活圈、也是美術館,工家美術館立基於過往深耕街區的能量,一直以無疆界的美術館為初衷,期盼透過不同的生活風格來共創「場所精神」,而這樣的精神,即便在整備期間,同樣地貫穿使命,以友善工人的思考為出發。

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何承育強調,「工家美術館 」本質上仍是工地的一部分,是工人主要使用的場域,只是以實驗性的精神,「翻轉」重新定義工地美學與改善工地環境,在工人未使用之餘,打開空間,成為在地場域、環境脈絡的藝術實踐,傳遞出台灣的工地精神,並促成文化交流或在地認同,讓參觀者也加入這一場工地藝術行動,成為開啟勞動者與民眾之間互動的橋樑。

未來工家美術館更將與社區與學校合作,預計在2020年推出垂直菜園,以圍籬作為農圃的概念,並與社區與學校合作種植蔬菜與水果,希望這片農圃亦是社區的菜園。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期待透過這項計畫,集結在地文化與創意能量,表現出最具設計思考的新型態工務所。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建築空間由十禾設計建築師吳聲明操刀,吳聲明在18×18方形基地中,藉由虚實構成來串起與周邊環境生活圈,空間保留原有的老樹來作為在地情感與象徵的意義,並將建築融合老樹的樹冠創造出獨特綠意場地,家具內裝設計由吳孝儒(PiliWu)所創辦的無氏製作PiliWu-Design,以鷹架、浪板、棧板等臨時性材料,建構工地師傅與一般大眾共同分享的生活平面・透過實際觀看、使用生活場域中少見的工地材料,並發揮工地師傅物盡其用的工地哲學·展現將五金材料組合使用的巧思。而工地裡代表警示作用的亮橘色,在空間中轉換為水泥與金屬框架下的活潑亮點。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46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44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47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48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57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876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879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884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886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885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06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03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04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887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59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56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24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DSC02920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勤美集團 工家美術館 Kong-Ke Museu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