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建築師坂茂 Shigeru Ban 榮獲 2014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日本建築師阪茂 Shigeru Ban 榮獲 2014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普立茲克建築獎!!! 該榮譽被視為建築界的諾貝爾獎,曾獲該獎項而且在台灣為許多人知道的建築師包括1995年得主安藤忠雄建築師、1987年丹下健三建築師、1983年得主貝聿銘建築師等,2010年得主是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2013年得主是日本建築師伊東豊雄 Toyo Ito,2014年再度頒給日本建築師,五年內頒給四位日本建築師,日本的建築設計可說是極為強悍!

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一年一度由凱悅基金會(Hyatt Foundation)頒發,以表揚「在世建築師,其建築作品展現了其天賦、遠見與奉獻等特質的交融,並透過建築藝術,立下對人道與建築環境延續且意義重大的貢獻」,獎項於1979年由芝加哥商人 Jay Pritzker 與其妻子設立,並由其家族提供資金;它被公認是全球最主要的建築獎項之一,有「建築界的諾貝爾獎」的美譽,普立茲克獎授獎「無關國籍、種族、宗教或思想;受獎者可獲得獎金十萬美元、獎狀,以及自1987年起增頒的銅質獎章一只。

建 築師阪茂出生於東京,現年56歲,目前在東京、巴黎和紐約設有工作室,是建築界的奇才。他不僅為私人客戶設計優雅且富於新意的作品,而且將同樣具有創造性 和豐富的設計方法,廣泛運用於人道主義事業。二十年來,阪茂奔波於世界各地的自然和人為災害現場,同當地民眾、志願者及學生合作,為災民設計和構建簡單、 得體、低成本且可循環利用的避難場所和社區設施。

阪茂在自己位於巴黎的工作室接受採訪時表示:「獲得這一獎項是莫大的榮譽。獲獎後,我必須保持謹慎,繼續聆聽於我的服務對象,無論他們是私人住宅客戶還是救災工作中的人們。我把這個獎項看作是對自己的鼓勵,我會堅持自己的事業——不是改弦更張,而是繼續成長。」

阪茂在他從事的所有領域總是能夠發現多種多樣的設計方案,他通常會根據結構、材料、景觀、自然通風和光照條件,致力為建築物的使用者們營造舒適環 境。從私人住宅、企業總部、博物館、音樂廳到其他民用建築,阪茂的作品總是以其原創性、經濟性和精巧性著稱,並且不依賴於今天常見的高科技技術解決方案。

瑞士傳媒公司Tamedia曾聘請阪茂為其員工創造一個宜人的空間。他設計了一個7層的總部大樓,主體結構完全以木材打造,木樑間相互扣鎖,無需金屬接頭。

對於法國龐畢度中心梅斯市分館(Centre Pompidou-Metz),阪茂的設計靈感則來自於中式編織帽,他希望建造一個與之類似的大規模建築物。他設計了一個能夠通風的起伏狀木條格子框架作為屋頂。

在構建救災避難所時,阪茂經常採用可回收的硬紙管作為牆壁,因為它們容易取材;價格低廉;便於運輸、安裝和拆卸;而且能夠防水、防火和循環利用。他說,在日本的成長經歷培養了自己不浪費材料的信念。

孩提時代,阪茂曾觀察日本傳統木匠在父母住所內工作的情形——在他看來,他們的工具、建造活動甚至木材氣味都充滿了神奇。他常收集廢棄的小塊木材, 並用它們搭建小模型。那時,他的理想是成為一名木匠。但在阪茂11歲那年,班上的老師要求同學們設計簡單的房子,而他的作品被評為最優並在全校展覽。從那 時起,他就一直夢想成為一名建築師。

阪茂的人道主義工作開始於對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的救助,有數百萬人因此而流離失所。阪茂向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提出了用硬紙管建造收容所的想 法,並受聘成為顧問。1995年日本神戶大地震後,他再次貢獻出自己的時間和才華。在那裡,阪茂開發出了「紙木宅」,將人們捐贈的啤酒箱內填滿沙袋作為地 基,再將硬紙管垂直排列形成房屋的牆壁。阪茂還為神戶災民設計了一個用硬紙管搭建的社區中心。它後來被拆散,並於2008年運往台灣重建。

阪茂經常與當地災民、學生和其他志願者合作建造這些救災項目。1995年,他創立了一個名為VAN的非政府組織(NGO )——建築師志願者網絡。每次發生地震、海嘯、颶風或戰爭,他都會領導VAN的志願者前往當地,其中包括日本、土耳其、印度、斯里蘭卡、中國、海地、意大 利、新西蘭和菲律賓等國家和地區。

普利茲克建築獎評委會主席帕倫博勛爵說:「阪茂象徵著大自然的力量,鑑於他在遭受自然災害地區為無家可歸者和喪失財產者提供的志願服務,這一提法恰 如其分。而且,他還完全符合 Architectural Pantheon『建築聖殿』的幾項資質—他對工作對象有著深厚的理解,特別強調對尖端材料和技術的運用;有充分的好奇心和執著;創新永無止境;獨到的眼 光以及敏銳的感官。他還擁有任何普利茲克獎得主都必不可少卻又難以描摹的氣質。」

普利茲克建築獎評委會對阪茂的評審辭特別強調了他對硬紙管和集裝箱等常見材料的實驗性運用;他的結構性創新;和他對竹子、織物、紙板以及再生紙纖維與塑料複合材料等非傳統材料的創造性使用。

評委會還特別提到了日本埼玉市的「裸宅」(2000年),阪茂用透明的瓦楞塑料板給外部牆面做圍護,又以木構架上繃白色腈綸作為室內牆面。透光板隔 層使人聯想起泛著光的日式障子。客戶要求不能有任何家庭成員被孤立,所以房子內只有一個兩層樓高的獨特巨大空間,其中四間個人居室安裝著腳輪,能夠自由移 動。

在東京的「幕牆宅」(1995年)中,沿著房子外圍兩層樓高的白色窗簾可以打開進行空氣對流,也可以在關閉後形成一個繭狀內部空間。在14層高的東京尼古拉斯·G·海耶克中心(2007年),其前後外立面均安裝高大的玻璃百葉窗,並且可以完全打開。

阪茂以運輸集裝箱作為現成元素,構造了幾座「遊牧博物館」(紐約,2005年;加利福尼亞聖莫尼卡,2006年;東京,2007年)。他設計的阿斯彭藝術博物館將於2014年8月開幕。

他的建築通常被譽為「可持續」和環保設計,但他本人表示:「大約30年前我開始採用這種設計風格時,還沒有人談論環境,而我則把它視為理所當然。我始終對低成本、本地出產和可重複使用的材料懷有興趣。」

2006年至2009年,阪茂曾擔任普利茲克建築獎的評委會成員。他在世界各地的建築院校講學和任教,目前是京都藝術與設計大學的教授。

阪茂最初在 SCI-Arc 南加州建築學院(當時的總部設在加州聖莫妮卡)接受建築學教育,並於1984年獲得了紐約 Cooper Union 庫珀聯盟的建築學學士學位。

阪茂將成為第七位榮獲普利茲克建築獎的日本建築師,前六位分別是已故的丹下健三(1987年)、槙文彥(1993年)、安藤忠雄(1995年)、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團隊(2010年)以及伊東豐雄(2013 年)。

頒獎儀式將於2014年6月13日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舉行。每年的普利茲克建築獎頒獎典禮都會在世界上具有重大意義的文化或歷史場所舉行,今年將首次在荷蘭舉行。典禮將通過普利茲克建築獎官方網站 PritzkerPrize.com 播出。

獨具慧眼的2014年普利茲克獎評委會成員包括主席 Lord Palumbo 帕倫博勛爵,他是國際知名的建築資助人,倫敦蛇形畫廊信託公司董事長、曾擔任英國藝術委員會主席、泰特美術館基金會主席。

評委會成員還包括(按字母順序排列):

智利建築師 Elemental 建築師事務所主持人 Alejandro Aravena、美國華盛頓特區最高法院大法官 Stephen Breyer 中國著名建築師和教育家張永和;德國柏林的資深建築策展人、作家兼編輯 Kristin Feireiss;澳大利亞建築師、2002年普利茲克獎得主 Glenn Murcutt;芬蘭赫爾辛基建築師、教授兼作家 Juhani Pallasmaa;印度孟買的塔塔集團控股公司塔塔之子公司榮譽主席 Ratan N. Tata。西班牙馬德里IE建築學院對外事務副院長Martha Thorne擔任獎項的常務理事。

Tom Pritzker 在宣佈今年的獲獎者時表示:「阪茂在救災工作中表現出對人道主義事業的執著,他是我們所有人的榜樣。創新不以建築類型為界,愛心不以預算多寡為限:阪茂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阪茂的創作遍佈世界,從東京三宅一生的住家 、 2000 年德國漢諾威萬國博覽會日本館、紐約「遊牧博物館」到法國龐畢度中心新館的設計等,都可見其作品。

阪茂(Shigeru Ban)最廣為人知的特色,是對自然建材的運用,尤其大膽採用紙管材料,創發一系列「紙建築」,充分展現與自然環境融合的智慧。他不僅是國際知名的建築師,亦是一位人道主義者,他曾說過:「二十世紀的建築大師為大眾建造公共建築,而冷戰後一代的建築師應該為少數人服務,例如種族衝突的受害者和無家可歸的人。」

他運用紙建材輕巧、組裝迅速的特質,為阪神大地震的災民設計紙教堂及臨時房屋,也為非洲盧安達難民搭蓋避難所及住家;「紙建築」在他的理念中一種 結合高科技的創作,更深含對人類社會的關懷與責任。

阪茂(Shigeru Ban)設計的「Alvar Aalto’s Glass and Furniture」(1986年)展覽首次展示了紙筒作為建築材料的適用性和美感。建築師發現紙筒遠比想像的堅固並具有多種用途。它可被加工成多樣的長度和厚度,也可具備防水和防火性。它的中央空腔可以容納結構元素,並有很好的隔熱和隔聲性能。

但是紙筒作為建築材料並沒有任何先例,周密的測試是必需的。在最初階段與東京工業技術中心(Tokyo Industrial Technology Center)和生產廠家的研究中心的合作下,阪茂(Shigeru Ban)接到了一件設計案:為「名古屋設計博覽會」(Nagoya Design Expo)設計一個涼亭。

阪茂(Shigeru Ban)的很多作品是與松井源吾(Gengo Matsui)教授合作進行的。在逝世前,松井教授幫助阪解決了很多結構問題。

從名古屋取得的經驗對阪和松井都極其有用,因為紙筒暴露在自然環境中長達六個月。隨著紙筒的老化,各種測試得以進行。隨著時間推移膠變得硬化,紙筒的結構性能得以加強。

阪茂(Shigeru Ban)開始嘗試在幾個建造項目中使用紙筒。為了取得建設部對紙結構的許可阪茂(Shigeru Ban)設計了「紙之家」(Paper House)。1993年,阪茂(Shigeru Ban)終於獲得許可得以建造「紙之藝廊」和「紙之家」。

在一系列的成功探索之後,自1994年起,阪茂(Shigeru Ban)開始利用自己所取得的獨特經驗,積極地介入了世界各地的公益性建造工程,如幫助日本阪神地震、盧旺達內戰、土耳其地震後的難民興建臨時性的庇護所。

2000年,阪茂(Shigeru Ban)實現了他的最大規模的紙材料構築 – 漢諾威博覽會日本館。同年他在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雕塑庭院中豎立起「紙之拱」。

阪茂(Shigeru Ban)相信紙筒作為建築材料有著寬廣的前景。它們對環境的威脅甚小。儘管比其它材料脆弱,但只要使用得當,同樣有潛力可作多種用途。在他看來,紙會被愈加廣泛地得以運用,而與之相應的持續發展的技術顯得越來越有必要。

阪茂(Shigeru Ban)的建築設計並不只限於紙材料,他一直在超越人們對他的期待。儘管初看上去是在鼓勵設計師們重新思考建築材料的問題,他真正想要的卻是對建築學可及範圍的一個全新的定義。

在由普林斯頓建築出版社出版,他的作品集的前言中,阪茂(Shigeru Ban)這樣形容他對紙建築設計的探索:「我曾一直有這樣的印象,有些東西不管結構設計看上去怎麼富有邏輯,就是不可能建出來。很快這種想法就消失了,任何事都是可能的」。

阪茂(Shigeru Ban)總結,「只要設計可信而你有這種意志。」

圖檔
紙之教堂 Paper Church, Takatori, Hyogo 1995
1995年1月17日,阪神地區的大地震使奈良教堂毀於大火。這個紙造的社區大廳是由教堂自願者建成的。材料由幾家公司捐贈,160名自願者在5 周內把它建成。教堂必須設計為低造價,並可被沒有重型機械的自願者安全地組裝。阪茂(Shigeru Ban)還考慮到其拆卸的容易性,以使它在為阪神服務過後,可被轉移到其它的災區。 建築為10米X15米的長方形,由外格窗圍合。其中為由58個紙筒(330毫米直徑,15毫米厚,5米高)構成的橢圓。這個橢圓是從那些貝尼尼的教堂設計圖中得到的啟發。 橢圓與長方形之間形成了一個走廊,提供了水平方向的結構穩定性。 沿著橢圓,在講台後的紙筒排列緊密,以形成講台的背景,並在其後提供了儲藏空間。向街的紙筒有著較大的間距,所以當前格窗全部打開時,有一種內外空間的連 續性。當你從走廊進入主廳時,視線被引向天花,從而產生了一種神奇的體驗。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阿爾托的玻璃和家具展覽設計 Alvar Aalto’s Glass and Furniture",Axis Gallery, Tokyo, 1986
在本次裝置設計中,紙筒得以首次使用。阪茂(Shigeru Ban)的意圖是把展覽空間設計成一個「阿爾托式的室內」。但有限的預算不允許設計者象阿爾托式的大量使用木頭,尤其是在展覽後所有的材料將不可避免地被推倒和遺棄。為了避免高額的造價和自然資源的浪費,阪茂(Shigeru Ban)轉而採用了可回收紙張製造的各種尺寸的紙筒,來製作天花板、隔牆和展台。阪茂(Shigeru Ban)由此發現了紙筒的美感和它作為建築材料的潛力。
圖檔
紙之涼亭 Paper Arbour, Design Expo’89, Nagoya, 1989
這個涼亭的建造是為了讓人們從中體驗「水琴窟」- 一種如今已很難見到的日本傳統園藝。在這個設計案裡,阪茂(Shigeru Ban)首次結構性地使用了紙筒,以取代原來預想的混凝土柱。48個圓形紙筒各高4米,直徑330 毫米,厚度15毫米,有足夠的防水措施。它們被組成一個圓,放置在預製混凝土基座上,頂端被一個木製圓環連接和箍緊。屋頂由車輪輻條式的拉力構件組成,上 覆帳篷薄膜。在博覽會前,涼亭在東京建造,以檢測構件的組合和細部。博覽會後涼亭被拆卸,紙筒的強度得到檢測。檢測結果發現,經過六個月的風和雨,膠的乾燥硬化和適度的紫外線照射使得紙筒的受壓強度得以增強。
圖檔

 

圖檔

紙之家
Paper House, Lake Yamanaka, Yamanashi, 1995

這個設計案是經官方批準把紙筒作為結構材料使用在永久性建築中的第一個案例。

紙之家由110個紙筒以S形排列建成,其中10個紙筒承擔垂直荷載,80個在室內的紙筒承受水平荷載。紙筒均為2700毫米長,280毫米直徑和15毫米厚。

大致的平面為10米X10米:透過重疊圓形和方形來創造出各種內部和外部的空間。一個由紙筒組成的小曲線不起結構作用,而作為屏風圍合出一個小花 園和衛生間。80個紙筒排成一個大圓,既形成了一個內部的生活空間,也形成了一個外部的交通空間。獨立豎在這個交通空間裡的是一個1230毫米直徑的紙 筒,既作結構柱,又在其中容納了一個衛生間。

大圓內的生活空間表現為一個開敞空間,除了一個孤立的廚房操作台,推拉滑門和可移動壁櫥外, 沒有任何家具。當週邊的滑動格窗全部打開時,由紙筒柱廊支持的水平屋面在視覺上得以加強,而且使周邊的交通空間和室外平台成為一體。

圖檔

圖檔

圖檔

紙之藝廊 Paper Gallery, Tokyo, 1994
這是一個為時裝大師三宅一生(Issey Miyake)設計工作室做的藝廊,位於工作室的斜對面,主要結構為由回收的紙做成的紙筒,用的是由紙之家獲得的許可證(紙之家當時尚在建造中)。基地處在一個防火區內,因此如果用紙筒作主要結構,必須在周邊採用防火外牆。紙筒承擔了垂直荷載,而外牆吸收了水平荷載。建築平面為3:1 – 16.5米 X5.3米的長方形。空間的意象來源於阪茂對古希臘廣場的體驗 – 那是一種僅僅由柱子和陰影組成的空間。前排的柱子在地板上投下條紋狀影子,它們隨時間而改變,產生了一種動感。天花板在圍合後面空間的紙筒牆上投下一個弧 形的陰影,在視覺上把三度空間的量體在平面上表現了出來。紙桌子和椅子是專為這個空間設計的。圖檔圖檔
紙之棚屋 Paper Loghouse, Nagata, Hyogo, 1995
這是為阪神大地震災民做的臨時棚屋。設計的要點是,房子必須低造價,必須能由任何人很容易地建起來,還必須適當保溫隔熱以適應冬夏氣候。基礎由填滿沙袋的啤酒箱組成-它們是從啤酒商那兒租借來的。牆體由108毫米直徑、4毫米厚的紙筒構成,天花板和屋頂均由帳篷布做成。在紙筒之間的縫隙內外均施以防水的自黏海綿膠帶。每個16 平方米的單元造價被控制在2000美元內。這些棚屋除了比其它形式的臨時棚屋在造價、建造的難度和速度上佔優勢之外,它們還很容易在用後加以回收,易於拆卸、運輸和儲藏,並且紙筒可以直接在基地上製造。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圖檔
漢諾威世界博覽會日本館 Japan Pavilion, World Expo 2000, Hanover, Germany, 2000
2000年6月到9月,德國漢諾威的世界博覽會舉辦了以「人類-自然-技術:新世界在崛起」為主題的全球性的創新展覽。作為日本的代表,阪茂(Shigeru Ban)設計了一個可回收的建築:一個以鋼和沙為基礎,由半透明紙膜覆蓋的紙筒穹窿。阪茂(Shigeru Ban)認為世博會的主辦本身就有環境的問題,他於是把展館的設計看成是一個對過程的設計:不僅只是將展館建成,而且包括展後拆卸和回收、再利用它的材料。即使以世博會所試圖倡導的有遠見的標準來衡量,阪茂(Shigeru Ban)的日本館仍是相當大膽。與他合作設計的還有著名德國建築師弗瑞 奧托(Frei Otto) 和 Buro Happold 的工程師們。日本館由440個紙筒組成的格架構成,每個紙筒20米長。它們先被平放著組裝,然後慢慢地舉起,在兩週內調整成形狀起伏的格架薄殼。
圖檔
阪茂(Shigeru Ban)來說,這個項目最有價值之處在於與奧托的合作,他是創造結構合理性和美妙表皮的大師。其它一些方面則不盡人意:時間和造價的限制、以及頑固的當地政府(他們不相信阪的實驗性結構的安全性),迫使阪茂(Shigeru Ban)放棄了他所設想的單層的紙筒格架薄殼,而妥協成一個綜合穹窿結構。最後,那些附加的木製加強拱和鋼纜破壞了紙筒格架薄殼的簡單明晰性。
圖檔圖檔圖檔圖檔圖檔

2 comments

  1. 恭喜 Shigeru Ban !!!

  2. 恭喜坂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