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寶德 – 台灣建築的本體在那裡?

最近幾個月來,我自建築界聽到一個呼聲,就是尋找台灣本土的未來。這一點,似乎與台灣政治的發展若合符節。台灣長大了,台灣站起來了,台灣不再甘願做別人的尾巴。連過去向來靜悄悄的跟著別人的腳步走的建築師們,也不甘寂寞了。

這是好現象。台灣在優勢文化的陰影下,屈辱的過了這麼多年,現在已經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了。即使我們還沒有真正找到自己的路子,至少在氣勢上不能輸。要先有信心,才能找到自我。因此在過去,有學生團體找我演講,一定要我介紹世界建築的大勢,或台灣的傳統建築。現在的學生們則要我說明台灣建築的優勢何在,光明的前途在那裡。在全球化的大潮流中,我們的青年甚至希望透過建築來找回自尊,真要使向來被冷藏的建築界受寵若驚。

可是建築界本身真有這種信心與潛力成為台灣的文化認同運動的尖兵嗎?

在當代藝術館,有一位年輕的策展人,找了三位建築師,共同推出一個建築展覽,名為「黏菌城市」。用意好像要與國際化的加州建築展別苗頭。這個名稱很奇特,不容易明白;看英文譯名,也看不懂。好再有一行副題,「台灣現代建築的本體性」,才明白策展者原是要以完全不同的角度來彰顯台灣建築的特點。他們用一個連外國人都不容易看懂的名稱,就是要擺明一種態度:產生於台灣的建築另有一套理論,不會輸過你們的。不論這樣的觀點能否為文化界所領會,精神是值得嘉許的。

台灣的現代建築的尖兵,是不是一種黏菌,只能在世界各優勢文化的陰影下,適應既濕又熱的環境,不停的蔓延生存下去呢?有些年輕建築師恐怕並不贊同。他們也許覺得在全球化的時代,台灣在與優勢文化的競爭中,並不是以匍伏在大樹腳下的菌類自居,而是與高科技的工業一樣,在世界經濟中,扮演不可小覷的角色。我們的建築不應自外於世界文化生態體系,也應該成長為一株為大家注目的大樹;有自我,也有傲人的風貌。

我看了這個展覽,發現他們的作品很有趣,卻沒有表達出黏菌的觀念,看不出雜木林的味道,倒是頗受以加州建築為中心的時興語彙的影響,仍然不脫邊緣文化的色彩。真正產生於本土社會條件的,是為九二一震災所建的活動房屋。可是嚴格的說,在技術上,這是回到現在主義初期的精神,並不能反映台灣現代建築的本體。

「本體」本就是一個很難理解的字眼。在建築上尋求一個地區的本體,應該自廣面的文化根基上開始。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審美觀念,我們的建築傳統,我們的科技水準,甚至我們所受優勢文化的影響等,反映在現有建築上的諸多因素,都要考慮在內,然後融合成一個渾然的整體,才是我們的建築本體。

這種本體觀並不容易瞭解,也不容易呈現。但是由於某些機緣,我在年輕人的作品中已經看到端倪了。有心的年輕建築師好像念茲在茲,希望表現出本土的精神,雖然尚未成熟,卻代表了這一代建築生力軍的活力! 

作者:漢寶德教授
日期:2002.08.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