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攝影師 Iwan Baan 建築攝影界的印第安納瓊斯

荷蘭攝影師 Iwan Baan 素有「建築攝影界的印第安納瓊斯」之稱,2014年1月某日早晨,墨西哥城西邊的一個小型機場,這位39歲攝影師耐心聽著直升機飛行員解釋為什麼飛行中他 不可以打開直升機的門,但如果他不能開門,這趟飛行就失去意義,就如同以往拍攝許許多多其他建築物那樣,他計劃從七百公尺高度拍攝由英國建築師 David Chipperfield 設計的 Museo Jumex 博物館,這座於2013年底開幕的博物館擁有拉丁美洲最豐富的當代藝術品館藏,果汁飲料巨頭 Eugenio López 同時也是該博物館的創辦人與策展人 Charpenel Corvera 聘請 Baan 進行攝影工作。

圖檔
 

Iwan Baan – portrait 01

Iwan Baan 最終與飛行員達成協議,另外一位組員會登機,並且在 Iwan Baan 的授意下操作直升機門的開閉以配合拍攝,起飛後不久,直升機依照 Baan 的指示路線盤旋在博物館上空,可以清楚地看見鋸齒狀屋頂與石灰岩表層所包覆的建築體,然而,經過90分鐘後,Baan 不滿意,座落於摩天大樓群之間的博物館增加了空拍工作的難度,所取得的畫面都不夠水準,回到地面上,他馬上計畫第二天早晨的直升機飛行計畫做下次的拍攝。

英國建築師 David Chipperfield 設計的 Museo Jumex 博物館

不到十年前 Iwan Baan 才真正開始拍攝建築,以其文雅且努力不懈的特質迅速崛起於全世界的建築圈,他的作品如此引人注目,描繪了建築如何被使用、誤用甚至濫用,知名建築師像瑞士 建築師 Herzog & de Meuron、荷蘭建築師 Rem Koolhaas、英國女建築師 Zaha Hadid 派他去拍攝他們所有的新作品,他每年搭飛機四處奔波里程數高達數百萬英里;此外,Iwan Baan 也利用時間記錄年輕而較不受注目的建築師作品,像是墨西哥的 Tatiana Bilbao 建築師事務所、總部位於波士頓以無償方式在非洲工作的 Mass Design Group、總部設在阿姆斯特丹的奈及利亞建築師 Kunlé Adeyemi 和東京的石上純也(Junya Ishigami)等。

因為有 Baan 加持,許多不知名建築一夕間聲名大噪,吸引雜誌編輯、博物館與評審委員注意;默默無聞的建築師因此一砲而紅,大牌建築師的成就也更廣為人知;許多建築師事 務所委託 Iwan Baan 記錄他們的作品然後釋放照片給雜誌和報紙媒體,讓建築師們的名聲更上一層樓;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伊東豊雄(Toyo Ito)和王澍(Wang Shu)分別在2013和2012年拿下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的幾年之前,Baan 就已經拍攝過他們的作品;在藤本壯介(Sou Fujimoto)受邀設計2013年的倫敦蛇形藝廊展館(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 )前,Iwan Baan 也已經多次遠赴日本拍攝藤本壯介的作品,能夠受邀設計倫敦蛇形藝廊展館的可都是明星或未來之星,過去曾受邀的建築師們包括 Frank Gehry、Jean Nouvel、Zaha Hadid 等。

直升機空拍建築幾乎成了 Iwan Baan 的註冊商標,Baan 的空拍照代表作之一,是2012年颶風珊蒂 Sandy 來襲後的紐約市全景,他捕捉到大停電使曼哈頓島籠罩著詭異陰霾的景象,這張照片後來登上2012年11月12日發行的 New York Magazine 雜誌封面,並由紐約 MoMA 印製成海報;為了工作,Baan 隨身攜帶大筆現金,以便找不到自動提款機時仍能租借直升機,要是真的租不到直昇機,他就會出動荷蘭 Aerialtronics 公司為他專門打造的遙控迷你直升機代勞,這架具備八支螺旋槳的迷你直升機隨著 Iwan Baan 的步伐,在行李箱裡四處旅行。

圖檔
 

New York City Blackout by Iwan Baan 01
 

圖檔
 

New York City Blackout by Iwan Baan 02

不亞於已經成為特點的空中拍攝作品,Baan 在地面上的作品也打破把建築塑造成孤立、靜態樣貌的傳統,在拍攝場景中納入人物與週遭環境,營造出故事性並傳遞人們如何運用空間的訊息,無論是工人在工地 用爐子煮晚餐,或青少年在屋頂溜滑板,都是他有興趣捕捉的畫面。一系列與委內瑞拉Urban-Think Tank組織及倫敦策展人Justin Mcguirk 合作的相片集「Torre David Gran Horizonte」,拍攝委內瑞拉卡拉卡斯(Caracas, Venezuela)未完工摩天大樓被上千名遊民佔據且生活其間的樣貌,於2012年第十三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引起轟動,並讓 Iwan Baan 獲得當年的金獅獎,於2013年12月至2014年3月,在德國的 MARTa Herford Museum 博物館以「52 Weeks, 52 Cities」為名,展出多件攝影作品。。

Baan 在阿姆斯特丹市郊長大,他的父親是參與人智學(Anthroposophy)運動的牧師,家中禁止使用電子產品,家庭教育為了避免 Baan 走向「唯物」而下達的禁箍令或許可以解釋 Baan 自少年時期就對小物品產生的愛好,十多歲時 Baan 就動手打造了一部 4X5 照相機,之後他到海牙的皇家藝術學院學習攝影,他的作品與他的指導老師「不喜歡」任何數位作品之理念起了衝突,於是選擇輟學。

2005年他得知庫哈斯(Rem Koolhaas)正在籌備關於歐盟主題的展覽,於是毛遂自薦設計一份網路展覽提案,庫哈斯邀他到鹿特丹辦公室面談,重燃他對建築的熱愛,自此踏入建築攝影世界。

庫 哈斯聘請 Baan 來記錄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總部大樓的建設過程,Baan 必須每八週來到 CCTV 建築基地一次,對於當時年當三十歲的 Baan 而言,吸引他的不僅是 CCTV 獨特的建築結構,還有成千上萬在工地工作的農民建築工人,由於他到中國工作已經得到報酬,他也向瑞士建築師 Herzog & de Meuron (當時正在建造其設計的北京奧運鳥巢體育場)與 Steven Holl (正在建造其設計的當代MOMA公寓、飯店與學校)提出了自己的服務;不久之後,Iwan Bann 成為這三間建築師事務所不可或缺的建築攝影師。

比 起受到廿世紀知名建築攝影師如 Ezra Stoller 與 Julius Shulman 作品打造完美景緻之影響,Iwan Baan 更受益於 Alfred Stieglitz 與 Eugène Atget 的街頭攝影作品,辦公室位於洛杉磯的泰裔建築師 Kulapat Yantrasast 說:「Baan 拍的不是建築,而是建築裡的人生。他就像戰地記者,記錄了關鍵時刻。」

如同最好的戰地攝影師,他 讓工作簡化到「看起來簡單」,沒有助手,手持 Canon 的頂級單眼數位相機 EOS-1D X 在自然光下拍攝;近來當 Baan 開始規劃行程時,他的女友、在加拿大出生的作家 Jessica Collins 便與他共同四處旅行進行獨立研究,在 Baan 繁忙的行程中,必須時時檢查來自世界各地的氣象報告,並且瞭解數十棟正在進行的建築案,當然其中不乏施工進度落後的工地。

但Baan的工 作不只繞著建築打轉,閒暇之餘他也熱衷拍攝原住民的生活環境,例如奈及利亞的馬可可(Makoko)貧民窟。他說:「我拍這些地方和拍 Zaha Hadid 或 Herzog & de Meuron 的作品沒兩樣。對我來說兩者同等重要。我嘗試記錄環境的全貌。」

最近 Baan 開始重新考慮是否公開他人在哪裡的消息,在之前到訪墨西哥城時,他在 Instagram 上發佈了照片的幾分鐘後,幾個當地建築師馬上與他聯絡,希望 Baan 能在當地停留更久以便拍攝他們的作品,但 Baan 實在是無法繼續逗留在墨西哥,因為他的既定行程是要和女友繼續飛往洛杉磯,拍攝由 Michael Maltzan 設計的社會住宅和位於好萊塢附近由 Thom Mayne 設計的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接下來飛往紐約,與雜誌和圖書的編輯們討論他所拍攝的建築作品;美國建築實錄雜誌(Architectural Record)副主編 Suzanne Stephens 說,「我們都叫他糖果人」,建築實錄雜誌對 Baan 的作品愛不釋手,根本無法等他定期到訪雜誌社辦公室。

圖檔
 

Thom Mayne – Emerson College – Photo 01 – Photograpgy by Iwan Baan
然 後在波士頓對哈佛建築設計學院(Harvard GSD)學生們演講,接著飛到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在那裡一個新的 Steven Holl 一件新作品已接近完工,Baan 預計在2014年4月正式開幕前多拍攝幾次,然後再到他到亞洲走一趟;Baan 的家和工作室空間名義上是在阿姆斯特丹,2012年時毀於火災,雖然已經幾近重建,但 Baan 基本上是處於一種全世界漫遊的狀態,他經常都是在空中旅行時將每週所攝取數以千計的鏡頭重新排序,儘管他僅是跟客戶用幾分鐘或幾小時展示他的工作成果,除 此之外,他最需要的就是——睡眠。

身為紀實攝影師,Baan 偶爾對照片被用來美化建築而非激發討論感到遺憾。也因此,他會跟那些想要他將建築週遭不佳環境「修掉」的建築師爭論,Baan 認為,那些小缺陷和建築本身一樣重要,雖然 Baan 有時也會使用 PHOTOSHOP,但主要是將相片改變對比度之類的暗房效果,而避免修飾相片,主要是他沒有時間,Baan 說「我不喜歡坐在電腦螢幕前,我要讓相片在第一時間就完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