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新紀元-加州當代建築師作品展 2002年6月8日~2002年9月29日

展覽名稱:建築新紀元-加州當代建築師作品展 Exhibition | Architecture for the New Millennium
展覽時間:2002年6月8日~2002年9月29日
展覽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 MOCA Taiepi
策展人:里昂‧懷特森 Leon WHITESON

參展藝術家:

法蘭克‧蓋瑞、佛瑞德瑞克‧費雪、康尼‧伊森伯格、莫非瑟思、艾瑞克‧歐文‧摩思
Frank O.GEHRY, Frederick FISHER,KONING EIZENBERG , Morphosis, Eric Owen MOSS

展覽簡介 Exhibition Introduction

【建築新紀元-加州當代建築師作品展】邀集了國際當紅的建築怪傑法蘭克.蓋瑞與美國洛杉磯地區五所知名建築師事務所來台展出。洛杉磯因為其族裔之多樣性與無拘 束的拓荒性格,在近10萬平方公里(約台灣的三倍大)的土地上有1600萬人口,包含有白人、亞裔、非裔與拉丁民族等等多元種族的組成。貧窮的非白人裔社 區與富裕的比佛利山莊、街頭遊民與迪士尼樂園、街道塗鴉與好萊塢電影文化,這種對立性的併存導致了洛杉磯地區衝突與活力的來源,本次展覽所集結的作品都可 視為對此現象的回應。

Greater Los Angles Challenges the very definition of a city, with its constant and innovative responses to the ever-mutating forces of contemporary life. Its “lived-in” qualities, its dispersal across a huge area , and its seeming preparedness to tear down and trash what elsewhere would be regarded as recent construction in a constant impetus to address the challenge of current needs and possibilities represent a scaled-up version of what many cities are facing in the 21st century. Forced with the challenges of the 21st century, Taiwan has sought to present itself as an island of technology and culture. But the question remains how are we to establish a definite character for our cities given the chaos of urban areas and the historical impact of different cultures? In this context the cultural development of Los Angeles can perhaps serve as a model for Taiwan, allowing us to develop a future Taiwanese architectural /style by actively challenging our view of the place in which we live.

展覽論述

建築新紀元

文/里昂‧懷特森

建築,是所謂可見的社書展現。要了解近年來源自洛杉磯與南加州貝創新性、高度想像力與廣泛影響力的建築特色,必須要有一些引發此特色的社會文化背景概念。

洛 杉磯在人口多樣性與無拘無束的特性上是最美國化的美國城市。它不曾且從未企圖要變成一個具有強力支配性的市中心,與中央集權制社會文化階緞制度的保守大都 會。基本上,自從加州由墨西哥併入美國領土後的這一百五十年來,洛杉磯逐慚形成今日我們所見的,由許多小型市鎮與近郊社區組成的不規則散漫地區。美國人口 普查局所謂的大洛杉磯地區,是由186個城市組成的六個郡—洛杉磯市、橘郡、河岸、聖伯那地諾市、印皮里歐與凡吐拉市在9萬9000平方公里(約台灣的三 倍大)的土地上有1600萬人口,是世界上排名第11位的經濟體。洛杉磯市本身則有350萬居民,是此區最大的自治市。

著名的荷蘭建築師 藍.庫哈斯想必是以洛杉磯的意象為藍本,才會在他的書中《小.中.大.特大》寫道:「如果將有新的都市生活出現,它不會是基於秩序與全能這兩個夢想;它將 是一個不確定性的舞台……沉迷於心理空間的再創造。」庫哈斯的新都市生活預示著由消費者導向的民主制度的勝利,此制度鍾愛流動性與不定性,遠勝於其它,並 強調能量而非場所的特定意義—這是對於科技進展快速且對市場反應有即刻需求性的多變全球化經濟最適合的特殊領域。在此,不管是一般人還是機構團體,都會隨 著大都會文化的進展不斷提升自我水準,同時普遍認知到改變的必然發生。

在洛杉磯,所有這些影響召喚出了一種大都會的劇場型式—一個不確定 性的巨大舞台,是一些無法被解釋的系列相關事件,而僅只能被理解為是同時發生的無數事件;它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環境,在此環境裡,障壁必須透過躍昇、彎曲和 破壞,以表現源自其內及其外的抗衡力量,而這也是為什麼洛杉磯是許多前衛建築的根源—此書集結的作品:法蘭克.蓋瑞和其地四家建築師事務所,包括佛瑞德

瑞克.費雪、康尼.伊森柏格、艾瑞克.歐文.摩思,和莫非瑟思的湯恩.梅因與麥可.羅同迪等人帶來的現象可視為此一縮影。總括的說,這些建築師展現了蓋瑞在1960年代晚期,首先發展出設計概念的多樣性與寬廣度—一種受到全球景仰、模仿的原創性的設計語彙。

法 蘭克.蓋瑞極敏銳又具前衛性的獨到洞察之一,便是理解洛杉磯生活總是充滿動感,而其建築決不會輕易達到永恆性或是步入更加安穩的時代與社會。「身為洛杉運 的建染帥」,蓋瑞表示:「我的作品表現了一個由多樣的.無條理的面貌所組成的城市。而我在此發現了一項特質—這些意象中是有某些價值存在。」

許 多年經的洛杉磯建築師就像蓋瑞一樣,在這個城市多重斷裂的意象和構想的層次中,發現了他們最能普及化的影響力,而這些意象和構想是根源於活躍的、且通常是 強烈的區域普羅文化。此種洛杉磯人(Angeleno,洛杉磯居民的俗稱)的普羅文化,反映在浮誇的、未來派的1950年代Google式的咖啡館(像是 Ship和Norm咖啡館),或是一些深受歡迎的流行圖像上(像是德歐普熱狗攤的店招),對富有想像力的設計師來說,這是極為重要的創造力再生來源。但正 是蓋瑞,透過其可靠的直覺和高度的藝術能力,首先開始提升這種地域性傳統成為正規的建築。而這種作法引發了一種成為洛杉磯象徵美學的普羅文化。

洛 杉磯人美學上的普羅文化,其主旨是:為正規的建築引進本來被視為太過粗糙或非常昔遍、庸俗的工業用材料,譬如鐵網圍籬和金屬浪板;為已被閒置不用或早已不 合時宜的任宅、商業或工業用建築物,再度創造新的用途—這是一種尊重過去,同時基進地重新勾勒詮釋當下的作法;解構熟悉的形式,以釋放出嶄新的能量,並在 既有的社會與美學關係裡,重新揭露出新的意義。

本書集結的五組建築師依據他們個人獨特的才能和興趣,各別探究並發展了多樣化且極具個人特 色的路線,同時對於上述三項主旨進行不同程度的融合。佛瑞德瑞克.費雪擅長採用廉價的建材和外層裝飾,例如未經修飾的混凝土地板、石膏板和原木等,透過樸 素但卻微妙的、且往往是優美的方式,以藝術為目的,將空間解構,並以此聞名;彷彿空間拼貼般形成的建築量體,所顯現出的極簡特色,確實非常詩意。相對的, 康尼.伊森柏格在複合式的住宅設計上,以及各種不同的公共與教育性設施上已達到了極具活力、且可接受考驗的成果。艾瑞克.歐文.摩思則在科維市,對一系列 已不合時宜的閒置工作室與倉庫進行再利用規劃.從而發展出一套非常個人化的建築語彙。而莫非瑟思從私人住宅到公共建築不等的廣泛作品中,重新闡釋並解構既 往的形式構成關係。

此書的目的是呈現這些建築師的作品在過去這些年的演化,並透過這些建築師的關鍵性作品案例中,一系列的初始草圖到建築物興建完成的圖片,揭示出各建築師是如何發展出獨特的美學概念。

若 以洛杉磯碎化的都市紋理特性作為前提,我們則不會驚訝於洛杉磯大部分最具創意的能量展現是在邊緣地帶,而非主流;而這情形尤其適用於本書選取的建築師及其 作品。事實上,在洛杉磯處於邊緣地位並非意味著無關緊要;相反的,在這樣的文化氛圍裡,非主流反轉為主體。表現在建築上,洛杉磯生活獨特的去中心性格,向 來即是由那些致力於非主流的天才們所創造的。

一個著名的例子是在1940至1960年代間,查爾斯與雷.艾蒙斯的作品。這個位在太平洋峭 壁上的「艾蒙斯之屋」事實上創造了後來名之為 “高科技"的拆解式的、陽剛性的風格。雖然這風格影響了許多國家的設計師,但除了隨著此創作而衍生的一系列「個案研究住宅」外,艾蒙斯之屋從未帶來持續性 的本土性地方運動,或是激發出洛杉磯主流市場上的任何創新之舉。

前衛建築往往是非主流的原因,部分源於洛杉磯文化根本上的保守主義。除了 相當少數的住宅以及其他如1920年代萊特一直到今日的法蘭克.蓋瑞等前衛建築師設計的建築物之外,在這個城市裹世世代代持續湧現的新穎的建築,其視覺特 徵很少造成什麼重大影響。一直以來,這裡大部分的住宅仍依循著從西班牙殖民地式樣到雜交的都鐸式等傳統模式,而當地最新潮的辦公大樓,則仿效在世界各大主 要城市都看得見的乏味、且不具水準的現代主義或後現代主義的建築語彙。

然而,具有啟迪性的、甚至是大膽的私人贊助前衛建築的風氣,在過去 和現在都讓洛杉磯的設計師擁有可以實驗與創新的自由。洛杉磯的贊助者長久以來一直願意冒險資助那些突破傳統的天才們,從1920年代早期萊特的業主艾倫. 巴斯道,到1930年代的羅浮家族委託現代主義先驅魯道夫.辛德勒和理查.紐徹,設計出了劃時代的住宅。而在1940和1950年代時期,當時的雜誌出版 業者約翰.艾坦塞促成了個案研究住宅的計畫,之後則有土地開發商佛瑞德瑞克.史密斯給了艾瑞克.歐文.摩思機會,以探討他那些基進的想法。萊特在1920 年代於好萊塢設計的馬雅式大宅,以及約翰.羅勒設計位於好萊塢山莊戲劇性的光化層之屋,在那個年代是整個國家內獨一無二的建築。這些與蓋瑞的自宅增建案齊 名的建築物,如今已成為典型的洛杉磯標誌。

這樣的實驗自由性已帶給較有想像力的洛杉磯建築師許多絕佳的機會。艾瑞克.歐文.摩思認為: 「你不會在別的地方擁有同樣的創作自由。」甚至有些非當地的設計師也受惠於這種開放的風氣。著名的新墨西哥州阿布奎基建築師安東尼.皮德克則表示:「我寧 可在洛杉磯工作也不要選擇在波士頓或紐約。」皮德克已於南方完成數個令人注目的作品。「這裡的景致異常豐富,業主出人意外的開

明,有許多空間讓設計師在沒有一堆迂腐的決策者插手的情況下找到自己的路。」流行雜誌《大都會住家》的作者評論道:「你無須是位洛杉磯人才得以瞭解洛杉磯目前可能提供了比美國任何城市還要多的建築式樣,洛杉磯不只是個地方性設計業的巨大市場—它已經是全球性的了。」

實 際上,蓋瑞有一部分的傑作位於歐洲地區,包括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以及維特拉家具公司分別在德國與瑞士的家具博物館和公司總部建築;莫非瑟思完成了深受注 目的奧地利阿爾普.阿德利亞中心副館第一期設計;佛瑞德瑞克.費雪則設計了位於柏林的柏林藝廊;而莫非瑟思和艾瑞克.歐文.摩思二者皆曾受邀參加歐洲和亞 洲等地的競圖。這些人都是在洛杉磯那些願意嘗試新想法的業主支持下,在當地開始了他們的設計生涯。另外,這些年來,前衛藝術在此所處的邊緣地位也已稍有改 善,我們可以看到有蓋瑞的迪士尼音樂廳、理查.邁爾設計的約10億美元經費的蓋堤藝術中心、西班牙建築師拉斐爾.莫瑞歐的新市中心大教堂,以及磯崎新令人 注目的作品當代藝術館。而藍.庫哈斯最近則獲選為洛杉磯郡立美術館設計一個新館。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隨著南加州戰後經濟迅速地成長,當地 的人口急遽增加,甚至擴展至無盡的郊外野地。這些一路從聖費南多山谷延伸至聖地牙哥的新郊區住宅,通常是「臥室」社區,缺乏個人特色或場所感。不管洛杉磯 地區原來擁有多少的凝聚力,都徹底地被這種急速擴張的現象削減了,其人口膨脹的程度已幾乎滲入到每一吋位於太平洋與分隔了洛杉磯與沙漠地帶的山脈之間的可 用土地上。

結果,南加州變成人們對於後城市(post-urban)大都會區和「散亂」郊區,一個愛恨交織的總縮影;它變成了四散混雜的 都會模式,有人美稱為「多中心城市」,或貶之為「尋找一個中心的郊區群」。然而不管如何,洛杉磯的社區生活依舊是聲名狼藉,市立公園和廣場等公共場所的景 況奇差且為人所忽略;社會階級與種族隔離的情形則相當普遍。

1980與1990年代,洛杉磯與美國其他的城市開始逐步突破這樣的郊區模 式,崛起於郊區的年輕一代開始積極地尋求城市生活的多樣化與挑戰。這種發展原自以下幾個因素:非核心家庭及單現家庭的大量增加;婦女大量投入就業市場;低 價土地及合理價格住宅的嚴重短缺,造成郊區的急遽擴張。而同時,由於科技的發明和來自中美洲與亞洲的大規模移民所導致的區域經濟全球化現象,已引發了洛杉 磯都市性格地強烈轉變。今天,洛杉磯的經濟呈現出第三世界與第一世界企業的尷尬結合;在貧窮與富裕、種族差異與科技發明並存的背景下,造成了社會結構的許 多斷層現象,而洛杉磯也成為一處服飾業與家具業等低科技、低薪資的傳統企業,與高報酬、高科技的網路與動畫公司比鄰而居的地區。

「1980 年代的工業城市終於擺脫了十九世紀最後的陰影,而蛻變出一個全新的屬性。」建築師迪昂.蘇傑克在他的著作《一百英里的城市》中寫道:「移民和經濟發展使城 市有大幅度的改變。科技的發明淘汰了傳統工業,並且將新工業散播在更遙遠的不可預料之處。」為了說明這個「新屬性」,蘇傑克提供一個具有高度說服力、且最 適用於當代洛杉磯的隱喻。「想像一個環繞著高壓電線的力場,充滿能量,準備放電……就在其路徑上的任何一點;那麼在進入本世紀的最後十年時,你可以由此得 到關於現代都市的一些概念。」

在這種越來越緊張壓迫的氣氛下,洛杉磯的居民必須與他們私人空間範圍以外的世界達成妥協。面對諸如1992 年因為警方毆打一位非裔民眾的錄影帶畫面所引發的暴動事件,洛杉磯人開始了解到那些位在拉丁美洲波義耳高地和非裔美國人的洛杉磯南中心辦事處牆上的暴力份 子的塗鴉,其實與用來保護大半屬於白人的比佛利山莊和貝艾爾市的如茵草地的「武裝應變」安全標示,是明頭且直接的對比。在此同時,新一波的移民潮使得原本 擁塞的高速公路日益惡化,並帶來無可避免的空氣污染,這些都使得洛杉磯人警覺到他們其實是在同一個都市環境裏生存。在拉丁人、亞洲人.和非裔美國人的總人 數凌駕白人的同時,這個通行多國語言的城市裏的每一個人,現在都必須開始學習如何與他的鄰居相處,分享這片共有的土地。

然而,儘管近來的 發展已有突破純郊區模式的徵兆,洛杉磯仍舊是一個極端私人的城市.單一家庭的住宅和私人土地上的世界顯得特別地豐富多樣,到處都是排列整齊的寬敞住宅和庭 園,這讓那些紐約客、倫敦人,或是擁擠的東京、北京、香港、新加坡等地的居民十分欽羨。這個舒適的居住環境,卻對照著那些好幾英哩長、矗立著雜亂商店櫥窗 和停車場的大街,間或點綴著一些可能是任何建材或使用性質的辦公大樓和公家單位的建築。一位偶然的來訪者,要是無緣接近那些點綴在緩坡上、豐富了此區景致 的隱密住宅.可能理所當然地斷定落杉磯比起它的好萊塢神話所描述的更加蕭條、落後。事實上,最近一百年左右,於洛杉磯誕生的著名建物,都是住宅案而非市政 或商業大樓。

洛杉磯在公私領域間的極端失衡,長期以來一直對洛杉磯建築的型態和特性有深遠的影響,而蓋瑞在這個城市裡的作品歷史,生動地 描繪這種明顯的公私失衡情形。蓋瑞一開始是以小尺度的住宅案而受人注目,譬如他設計的自宅案;而他在這裡其他少數的公共建築,譬如羅尤拉法學院的校園,在 尺度上也是相當的有限;一直到最近的洛杉磯市區裹的迪士尼音樂廳設計案,蓋瑞才在他的家鄉拿到了一個主要的公共建築委託案。實際上,所有本書介紹的建築師 們.在有機會拿到當地任何主要的公共或商業建築案之前,都藉由具實驗精神的住宅設計案獲得歷練。

但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記得洛杉磯仍舊是一個 年輕的城市。它的城市發展主要都是在最近五十年左右進行的,而幾乎所有在這個廣闊的區域裡所見的建築物.都是在最開始時某些特殊的際遇下而被蓋在那裹。然 而,現在都市發展成熟,可供開發的土地日漸稀少,建築師便開始致力於開發如何設計附加的樓層和使用方式,而不須魯莽地折除剝去這個城市的社會與建築遺產。 除了顯著但卻有限的歷史保存與修復策略外,最有趣而又富想像力的想法,包括一些適切的空間再利用,賦予舊建築新的意義與生命。以艾瑞克.歐文.摩思來說, 科維市邊緣一個

棄置的舊工業區的轉變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它創造一個極其大膽、迷人的新形式以吸引新用戶;相反的,康尼.伊森柏格則是將城市無止境的變化性加入了刻意求變的新建物中。

用 以歸類蓋瑞與其團隊作品的用詞往往不適切而又令人困惑。有些評論家稱呼他的作品為「解構主義」、「科技型態主義」、「融合的」(Blendo)或「普普- 現代主義」。蓋瑞自己則提出了一個雞尾酒派對的隱喻:「派對上的每個人,不管是高是矮、男或女、前衛或保守,都是一個相當獨立的個體,卻共同成就了一種迷 人的互動。」洛杉磯人的「雞尾酒派對」一詞,是非常兼容並蓄地涵蓋了許多不同設計形式間的跨式樣與整合。建築師悠游於設計家具與燈飾,甚至電影場景之間, 同時也從事建築創作。融合建築師與設計師的團隊聯合創造出涵括所有聲光表演的多媒體活動,蓋瑞在華盛頓西雅圖震驚世人的「體驗音樂館」即是一例。

蓋 瑞豐富的靈感可溯自1960年代末,當時他開始進行一連串如今已被證明是具有相當影響力的根本性革新創舉。蓋瑞在三十多歲以前還是位傳統的現代主義者,然 而在理查.塞拉、艾德.摩斯、羅伯.艾爾文、艾德.金荷以及克拉.歐登堡等許多當地及國內其他畫家與雕塑家的影響下,重新改變自己。由於對戰後現代主義的 疲弱設計語彙感到不滿,聲稱其為「階級化的空間與拘泥形式的規劃組織」,蓋瑞開始重新思考他對建築表現的所有態度。蓋瑞抵制現代主義正統的純粹性,破解了 現代主義抽象的方盒子,並將重新構成的斷片插入洛杉磯當地強有力的都市語彙中。「在我早期的作品中,我是在不完美的世界裡尋求完美的細部,」蓋瑞說:「既 然不可能是完美的,我便將其放棄並開始用這類很粗糙的材料。」

蓋瑞與藝術家的交往引導他將建築視為一種雕塑的型式,用形狀、空間和光線召 喚出全新的景象,「繪畫有一種直接性,你會感覺像是畫筆才剛剛刷上畫面。」他表示:「我對如何將這些概念運用在建築物上很有興趣—特別是,一棟建築物要如 何設計得像是仍在施工中呢?」蓋瑞為畫家榮恩.戴維斯設計的梅爾布工作室,此一重要作品始於1968年並於1972年完工,是他首次強烈表現極具個人風格 的作品。刻意歪曲的不規則四邊形覆蓋著波浪形鐵皮,戴維斯的這棟房子將蓋瑞的想像力閘門開啟了。蓋瑞回憶道:「戴維斯打開了我無限的可能性。」

然 而蓋瑞獨特風格發展的真正分水嶺是在1977年至1978年間,重建位於聖塔蒙尼卡的自宅。他在粉紅色的傳統郊區房屋外層,包覆上歪斜的金屬浪板、玻璃與 外露的樑框。很快地成為他個人標誌的網狀圍籬和廚房上方傾斜的天窗,再加上刻意的曖昧設計,成就了一種有序與不相稱的精神分裂式融合。「人們一開始不了解 的是,其賣我並非開始於破壞秩序,而是再創秩序。我破壞其外貌、攪動它的內容、將它上下顛倒、搖晃、烘烤、油炸它原有的樣子。我用這種方法將形式的新秩序 從舊物的灰燼中解放出來。」

從這些早期的實驗中,歷經羅尤拉法學院、維特拉國際家具公司在德國與瑞士的兩個重要設計案,到畢爾包古根漢美 術館與洛杉磯迪士尼音樂廳的輝煌成就,蓋瑞將他個人對建築構成的研究轉化成受到全球讚譽的藝術。隨著他風格的逐步發展,以及委託設計案的尺度與預算的增 加,蓋瑞作品的重點由早期堅韌的普羅精神,轉變成更別具一格地對量體的解構與重構。最近這幾年他有更充裕的預算來使用像鈦和不鏽鋼等的昂貴外部材料,解放 了他雕塑本質的想像力,洗刷他「鐵網派教宗」的污名。今日,他位於事業的顛峰,在設計語彙上掌控得宜,但仍然驅使自己突破想法的極限與建築表達上的可能限 制。

蓋瑞表示激發出這些創新的能量與經驗是「現代生活,這是活在世上最真實的體驗……今日的現實世界像失控的卡車般衝向你來,你要不就嚇 得停在那不動讓它撞倒你;不然你可以閃到一邊,飛躍過去,爬上車,使勁從窗戶爬到駕駛座,在座位上你可以控制並扭轉方向盤和煞車器。這就是我在工作中試著 要駕馭的能量,我想你可以說我是被行動的想法給迷惑了。」1998年一篇關於蓋瑞作品的專題論文裡。建築史家克特.佛斯特評論道:「蓋瑞試圖要將他的作品 由類型學的限制中解放出來,讓他的建築能呈現前所未有的形貌與豐富性。」

「在現代的美國城市裡設計一棟建築物的方式是對於涵構的探索。」 蓋瑞說:「找出周遭環境的優缺點。雖然建築師必須遷就於涵構周圍,但是他/她也可以經由設計修正此一涵構……我要人們能夠與建築建立關係,讓他們覺得自己 可以將外套扔在地板上那般輕鬆。而這並非是不考慮優雅或美的可能性。」

在實務上,蓋瑞的創作方法非常簡單,甚至近乎孩子氣。當地開始著手 於一項計畫時,他總是拿起一小塊木頭或保麗龍板做出一些有趣的形狀,並查看結構裡的不同單元要如何能像雕塑般地被運用。接下來,這些原型被輸入電腦以進行 更精心的設計和琢磨。「我所有的設計都是很小的幾何式村落。」他說:「我將所有的東西碎裂成基本的元素,然後依直覺將它們重新組合起來,並在原有關連間建 立了新關係。平凡的外形藉著這個過程變得不平凡。」

蓋瑞式的拆卸與重組設計方式,同時運用在音樂廳的複雜設計或是佛麥卡的照明設計上。為 了要創作外表像魚、蛇或是鱷魚的燈具,他將佛麥卡塑膠片輾碎成無數的「鱗片」,然後把它們黏在一起形成燈具的特殊輪廓。而在設計紐約麥德遜廣場花園開發案 其中之一的摩天大樓時,蓋瑞將高樓碎裂成一系列垂直的銀色塊,然後在這些碎片中將其重新組合創造出了張力來,結果形成布朗庫西式的作品,其噴沙處理的不鋪 鋼外層有一種令人動容的粗糙手工樣貌。「你不會預料到摩天大樓會有這種外貌。」他解釋道:「這會讓它在那些較為傳統的相鄰建物間製造出令人驚奇的視覺效 果。」

蓋瑞作品的另一迷人特質是其顯現出幽默的智慧。事實上,洛杉磯前衛建築的幽默性可能是為什麼它被證明是如此廣泛地吸引人的最有力原 因;它所帶來的生氣與活力提供了在別處被當作品味高但其實是乏味老調的形式之外的選擇。「經由玩笑的魔力揭開世俗是我們固有的風格。」麥可.羅同迪說: 「也許是因為電影的緣故,它告訴我們可以想像任何事情,然後建造它。」

佛瑞德瑞克.費雪在他早期的設計生涯中,受到蓋瑞對空間創新的操控 和對普通材料的全新作法所影響,這點可以從蓋瑞為藝術家榮恩.戴維斯設計的乾草穀倉和工作室看出,該設計案是這位大師首次嘗試他獨特的普羅式美學。費雪欣 賞蓋瑞風格中「傾斜、稜枉狀的形式展現出了繪畫般的特質。外形、陰影、反射……。空間的透視和形式反而比人們接收到的視覺影像還不重要。蓋瑞無視於金屬浪 板之類的特殊材料所引發的文化上的聯想,而只為運用這些材料的視覺特質,也因此消除了另一種形式的階級制度。」

但賀雪從1970年代晚期 至今所設計的住宅、工作室.美術館以及其他作品中,已徑無展出個人的切影響力了。在其中加入了他自身的細微差異.主要是源自像“wabi-sabi”的日 本觀念—一種整合了不連續性和暫時性觀念的策略。費雪從自然學習到的,藉由其居住的洛杉磯當地環境的流動特質,混合在他的敬感度裡.他表示此流動性是「藉 由開發不連續的建築構造,和所謂的『復合式建築』,讓表現在不同層次、部份和物質上的曖昧性,建造出一棟可以被認知為同時是過去與現正、永久與短暫、平凡 與殊異的建築。」例如在他1978年的作品開普林住宅中,費雪就探索了「衰老、不完美,和間斷性」;另外在設計赫曼工作室時,他把廢棄的工業用鋼鐵窗框和 室外用的木夾板結合在一起,塑造出一股不矯飾的「藝術倉庫」感覺,並有著他自己粗樸的優雅味道;而在一種更嬉戲的氣氛下,費雪藉由一隻高跟鞋的造型聯想, 來設計位於加州時尚地帶聖塔蒙尼卡的第二街中心上,一棟廉價出租公寓入口處上方的牆面。「這是一個高步調的城市,而我想要暗示出這種情況,即使是在這棟以 低收入戶為對象的建築上。」他微笑地說。

相較於費雪尋求空間的微妙之處,出身澳洲的夫妻檔漢克.康尼和茱莉.伊森柏格基於對廉價材料和建 築構件的喜好,表現出茱莉.伊森柏格所謂的「一種經濟考量的手法,操弄光線、空氣和自然等經驗特質的機會,以及對於創造出毫不費力又出人意料地讓人察覺到 的興趣。」康尼.伊森柏格研究大眾文化與建築間的互動,亦即影響了正統設計的美國日常生活流行風潮。他們稱其所具有的「形狀文法」包括了:來自像是蓋瑞等 人的影響所造就的個人風格;對於「一般環境語彙與地域性語彙」的著迷:以及地景在建築與自然的整合上所扮演的角色。

面對如何設計出體面的 低價複合式單元住宅的挑戰,讓康尼.伊森柏格有機會在低預算和官僚主義的艱困環境下實驗他們的建築文法。由於對於「設計出能提供機會讓民眾輕鬆自在地建立 友誼與歸屬感的住宅」深感興趣,這二位建築師發展出經由室內外空間共享來創造紅區連結的多種方法。其成果像是他們1987年設計的柏克萊街道住宅,就是一 處跳動著大肚的用色、簡潔、強烈的形式,和積極的社區連結的住宅區。他們的建築案不論是複合式住宅或是公立學校等,例如1991年在聖塔蒙尼卡的PS#1 小學,都一直採用開放式的空間而且容易改建—這種普羅式的美學,融合了蓋瑞以不尋常的方式使用普通材料的作法,以及強烈的社會關懷。

影響 艾瑞克.歐文.摩思驚人的獨創設計,是來自於蓋瑞另一個原創概念—將那些已棄置不用且形式過時的閒置建築召喚出新用法,另外還加上這位大師將熟悉的形式重 新解構、以釋出嶄新的能量並顯露新意義的概念。從洛森/西屋的大膽混合幾何設計到科維市裡的老舊工作室與倉庫的卓越轉變,摩思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手法實現建 築再利用。1980年代中期開始,摩思和他的贊助人—土地開發商

佛瑞德瑞克.史密斯,藉著一項仍持續進行的「連結點」計劃,讓舊工業區有 了新生命。在這一片1930和1940年代即已存在的工業廠房中,摩思將一處近一百萬平方英尺、幾近廢棄的空地改造並恢復原貌,挑戰了洛杉磯為了都市整潔 不斷地把所有舊建築拆除的一貫傾向。如果就像有些人所說的,洛杉磯是一處不斷地在創造未來同時又拋棄過去的地方,那麼摩思則找到了創新的方法來改變並維護 都市裡一些日常的建築遺產。

被《建築紀錄》雜誌描述為「編舞絕技」的連結點計畫已受到國際注目,並讚揚其熟練地改善此區的經濟衰退,同時 提供一個明確的作法,使洛杉磯能在過去的殘骸上建立另一種充滿活力的建築。這衷過去曾是工廠與倉庫工人出賣勞力的地方,如今則是8522國家大道、斯提爾 與薩米特辦公建築、綠傘表演場地與蜂巢的告示牌等,一整排的工作室、辦公室與其他的工作場地,是一個由專業人士組成的鮮活新社區,其中包括設計師、廣告公 司,以及影片製作相關器材設施,再加上公共藝術與表演空間。摩思運用在科維市計畫上既生動又特別的策略,體現出強烈動態的變化感,而這就是典型的洛杉磯。

摩 思認為「多變的問題涉及到建築師們與該文化上長期不穩定的心理狀態。建築界應該要正視這種情形並提出看法—它是存在的、並且是困難的,而提出問題並從中找 出學習之道然後往前邁進,才是聰明的作法。」摩思宣稱他要「營造不安定感,接著便否定它。」他在設計中採用多重觀點,而各種優點相互駁斥與啟發的情況,不 斷地挑戰著使用者的目光—「一種理性思維的衝突,被詩意地解決了。」

和摩思一樣,莫非瑟思的創業夥伴湯恩.梅因與麥可.羅同迪,與知名前 衛的南加州建築研究院(SCI-Arc)有著緊密的關係,他們是該校的老師並且是數代弟子的模範。梅因和羅同迪皆在1972年時協助創校,羅同迪並曾擔任 該院院長,而莫非瑟思和摩思的作品更已啟發無數熱心向學的學生。

莫非瑟思自1972年創立起就追求由羅伯特.范裘利與丹尼斯.史考特.布 朗在1960年代所闡述的概念,即所謂建築裡的複雜性與矛盾性。向來充滿創意的莫非瑟思不斷地探究美學過程的揭示:開放式的、從不一次永久地解決持續迭變 的狀態。從1980年在加州威尼斯區的2-4-6-8房屋—一個一房的增建案,以誇大且具活力的極簡性來定義並慶祝這一座1920年代的濱海平房:到奧地 利克拉根福著名的「阿爾普.阿德利亞中心」,莫非瑟思持續地擴展、闡述並精心規劃其對玻璃、金屬板、沖孔鋁板、混凝土板、清水混凝土以及其他許多粗糙和光 滑材料的美學研究。在莫非瑟思極為獨特、深思熟慮的語彙中,蓋瑞對於普通建物的再利用和對熟悉形式的解構,對其產生了刺激及煽動性的魅力。 早先湯恩.梅因曾說明他的美學態度是尋找「汲取特有表現法的能力」—在這個充斥著奇人奇事、高度個人化的大都會裡是十足的洛杉磯人個性。梅因宣稱:「你不 需太過於犬儒,成為一位留心生活的觀察者,即能了解到在20世紀末大多數城市的存在,就是一種對特有表現的吸收。」這位建築師的目標是「從生活的表面常態 中提煉出影響力或是嘲弄感。」莫非瑟思就像蓋瑞一樣,著重於不連續與再連接的形式探討,而這形式源自1920年代俄國構成主義極富想像力的創造性脈絡。

綜括來說,在此呈現的洛杉磯設計師作品是一系列的建築師們在新千禧年所面臨挑戰的首次回應。廿一世紀的開端,在科技魔法和快速經濟的影響下,使得人們常感不安,洛杉磯人展現了在多變的、物資過高的,且活力不斷的都市情境中,不同的設計策略。

洛 杉磯在新千禧年如同首要城市般帶領著全球。它是一個更加開放且無限的活力風潮,而非一個不變的有限地區,洛杉磯確實是一個多變的舞台—不止息的、流動的創 造力與革新力,充滿持續興起的心理與文化經驗重塑。正是這樣的背景驅使更富想像力的建築師以基進的新方式去思考、感覺與創造,同時在建立一個真正人道的環 境下,承認我們共有歷史的正當性。

展展建築師簡介

法蘭克‧蓋瑞 Frank O. Gehry

1929年2月28日出生於加拿大(Canada)多倫多(Toronto)。

1947 年移居美國洛杉磯。1954年於南加大(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獲得建築學士學位。1956-57年於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研究都市計劃。1962年開始於洛杉磯(Los Angeles)開設自己的事務所。曾經多次獲獎,並於1989年獲得建築界最高榮譽-普利茲克獎(Pritzker Prize)。

法 蘭克‧蓋瑞(Frank Gehry)早期是個現代主義者,經歷1966年的婚姻破裂,在心理醫生繆頓‧魏斯勒(Milton Wexler)的治療和幫助下,蓋瑞認識了許多當時頗富盛名的藝術家,包括傑士伯.瓊斯(Jasper Johns)、羅勃‧羅森柏格(Robert Rauschenberg),理查.塞拉(Richard Serra),安迪‧沃荷(Andy Worhol)以及克拉.歐登堡(Claes Oldenburg)……等人,他們創作藝術的方式深深地影響蓋瑞設計建築的方式。1960年代期間,蓋瑞開始試圖打破現代主義的建築語彙枷鎖,發展「建 築為空間雕塑形式」的看法,並在1989年獲得建築普利茲克獎的肯定。

藉由空間佈局的探討,以及拆解、重構的藝術創造力,蓋瑞便像是一個 童心未泯的小孩,埋首於隨意堆疊的積木、玩具,不斷馳騁其豐富的想像力。他說:「我並沒有試圖去創造一個珍貴的建築宣言,或是建構一棟重要的建築作品,我 只是試圖去打造一大堆的理想。」也正是因為這種態度,我們才能在他的操作下,看到源源不絕的創造力,由這位頑童的腦海中不斷地湧出。

本次展覽所選代表案例:

蓋瑞自宅(Gehry House),聖塔摩尼卡市(Santa Monica),1978年。

洛尤拉法學院(Loyola Law School),洛杉磯(Los Angeles),1982年。

費瑞德瑞克.費雪 Frederick Fisher

1949年出生於俄亥俄州的克利福蘭市。

大 學時期的費雪曾在俄亥俄州的邁阿密大學修習建築,之後轉到歐柏林大學改修藝術和藝術史。1971年,進入南加大(USC)建築與都市計畫學院就讀研究 所,1978至1980年工作於法蘭克‧蓋瑞(Frank O. Gehry)的事務所。1980年於聖塔摩尼卡市(Santa Monica)獨立開業。曾經多次獲獎,今年(2002)才因「長堤美術館」(Long Beach Museum of Art)案獲得伊莉莎白‧米別克‧安德森獎(Elizabeth Milbank Anderson Award)。

因父親從事建築業的 關係,使他從小得以在建築和藝術環境中接受薰陶。大學時期的費雪曾在俄亥俄州的邁阿密大學修習建築,之後轉到歐柏林大學改修藝術和藝術史,沈浸於當時普普 藝術氛圍,也十分熱衷於超現實拼貼藝術。范裘利(Robert Venturi)的《建築的複雜與矛盾》一書,這本書啟發性地拓展了他的視野,使他深刻理解到建築與藝術之間存在的緊密連結。而1971年,費雪進入南加 大建築與都市計畫學院就讀研究所,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1975年一場演講中闡釋了建築與抽象藝術的關連,使他更確信建築與藝術之間得以相互援引、彼此豐富。費雪在1978至1980年進入蓋瑞的 事務所,工作環境充斥著加州藝術家們以及各類藝術作品,這些交流與生活經歷使費雪吸收了足夠的養分,得以在之後獨挑大樑,走出自己的風格。

費雪的建築始終充滿了他從藝術領域得來的靈感,加上個人在建築上的形上思維,以及對材料的創造性思考,掙脫既定窠臼,展現出建築師個人的人文關懷和設計巧思,為加州建築添上美麗的一筆。

本次展覽所選代表案例:

赫曼工作室(Herman Studio),洛杉磯(Los Angels),1986年。

開普林住宅(Caplin House),威尼斯市(Venice City),1978年。

康尼&伊森柏格 Koning & Eizenberg

是 由漢克.康尼(Hank Koning)和茱莉.伊森柏格(Julie Einzenberg)共同組成的建築事務所。這對夫妻檔1978年畢業於澳洲墨爾本大學建築系。1979年共赴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修讀建築碩士 學位。1981年於聖塔蒙尼卡市(Santa Monica)成立事務所,開始他們的執業生涯。曾經多次獲獎,其中1987年因「柏克萊街屋」(OP12/ Berkeley Street Housing)一案獲得《前衛建築Progressive Architecture》雜誌首獎。

受到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的影響,他們關注一般大眾的生活需求與負擔,致力使用廉價的材料和元素創造高品質的居住環境,以深具創造力的設計思維,提供居民低成本的優質 空間享受。又受良師查爾斯.摩爾(Charles Moore)宏闊的胸襟以及深刻的人文關懷的感召,康尼.伊森柏格尊重居民需求,以居民的實際生活做為建築設計思考的出發點,而非服膺一般性、抽象性的崇 高教條。

本次展覽所選代表案例:

柏克萊街屋(OP12/ Berkeley Street Housing),聖塔摩尼卡市(Santa Monica), 1987年。

康尼&伊森柏格自宅(Koning & Eizenberg House),聖塔摩尼卡市(Santa Monica),1989年。

莫非瑟思事務所 Morphosis

是 由湯恩‧梅因(Thom Mayne)與麥可‧羅同迪(Michael Rotondi)於1972年共同創建;1991年後麥可‧羅同迪(Michael Rotondi)獨自成立羅同建築師事務所(RoToArchitects),莫非瑟思事務所(Morphosis)則是由湯恩‧梅因獨自主持。湯恩‧梅 因出生於1943年,1968年自南加大(USC)畢業,1972年與其他五位教授共同成立了南加州建築學院(Sci-Arc),1978年自哈佛大學獲 得建築碩士學位。麥可‧羅同迪出生於1949年洛杉磯,1973年自南加州建築學院畢業,1976年回母校任教,1978年起主持研究所部 門,1987-97年間為南加州建築學院校長。他們的作品曾經多次獲獎,其中「曼提利尼餐廳」(Kate Mantilini Restaurant)曾於1988年獲得美國國家建築師協會榮譽獎(National A. I. A. Honor Award)。

60 年代晚期,剛出校門的湯恩‧梅因與麥可‧羅同迪,正當面對洛杉磯地區現代與後現代主義之間的衝突時期,一方面不滿於現代主義迂腐的形式與媒材,亦不認同後 現代虛浮的歷史主義,於是針對洛杉磯令人不安的都市現實提出建築上的反思,在1972年共同創建了莫非瑟思事務所,希望藉此發展出具批判性的實踐,使其經 由建築設計與創作書寫的雙重方式共同創造出成果,與當代哲學論述接軌。梅因與羅同迪深切地意識到建築欲在時空中「固定」一恆久形象的限制,因此摹畫出了一 套表達的語彙,主要傳承自現代主義素簡風格、構成主義造型手法,與流行文化。莫非瑟思事務所將此美學特性喻為「努力向後維持平衡的笨拙舞步」,處在這個不 斷開發的洛杉磯環境中,這是對當代生活的絕佳隱喻。

本次展覽所選代表案例:

2-4-6-8住宅(2-4-6-8 House),威尼斯市(Vince City),1980年。

曼提利尼餐廳(Kate Mantilini Restaurant),比佛利山莊(Beverly Hill),1986年。

艾瑞克‧歐文‧摩思 Eric Owen Moss

出 生於1943年,1965年畢業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1968年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獲得建築碩士學位。1972年在哈佛大學取得第二個建 築碩士。1973年在科維市(Culver City)成立了自己的事務所。曾經多次獲獎,其設計案「洛森/魏斯頓住宅」(Lawson Westen House)分別於1993年獲得洛杉磯設計獎(Los Angeles Design Award);1995年獲得加州議會美國建築師協會設計榮譽獎(California Council A. I. A. Design Honor Award)。「蓋里團隊工作室」(Gary Group)則獲得1991年美國建築師協會洛杉磯榮譽獎(A. I. A. /Los Angeles Honor Award);1992年獲得美國國家建築師協會室內設計傑出設計獎(National A. I. A. Interior Design Award of Excellence)。摩思和湯恩‧梅因與麥可‧羅同迪一樣,均為南加州建築學院(SCI-Arc)的資深教授。並於今年元月接任這所具有高度實驗性之 建築學院的校長一職。

在洛杉磯建築學派的建築師中,摩思處理舊建築再利用的問題時,最為尊重原本社會文化的紋理。面對自己的家鄉,摩思不 客氣地批評:「它是一個沒有秩序的地方,所有的景物經常激烈地變動著。不論你從高速公路上開到哪一個地方,它們看起來都沒有什麼不同。」為此,摩思致力於 重新塑造洛杉磯都市紋理,以他所稱之為「充滿情感的幾何學」的方式,試圖為這個城市提供一個新的紋理系統。他說,「我所追尋的是在可理解與不可理解之間的 張力。」摩思的作品能量,就如同瞬間迸裂的木棉種果,輕盈的棉絮從堅硬的果殼裂口,源源不絕地湧出生機。他的建築反映了洛杉磯的包容力,涵括了矛盾對立的 元素。

本次展覽所選代表案例:

洛森/西屋住宅(Lawson Westen House),洛杉磯(Los Angeles),1990-93年。

蓋里團隊工作室(Gary Group),科維市(Culver City),1988-90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