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建築師林瓔 Maya Ying Lin 出任耶魯大學新任校董

2002年5月30日美國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發佈消息,該校校友以壓倒性多數推選著名華裔建築師林瓔(Maya Ying Lin),出任耶魯大學新任校董。林瓔贏得41,575張選票(佔總選票的83.3%),躋身耶魯大學校董之列。世界各地49,899名耶魯大學校友(佔 總數的44%)在這次校董選舉投票,投票率比平常的選舉高出二倍半。

林瓔,祖籍福建省閩侯縣,1959年10月5日出生於美國俄亥俄州雅 典市( Athens, Ohio)。她的家族堪稱書香門第,家族成員均富有文學和藝術細胞。林瓔的曾祖父林孝恂,是光緒己醜科(1889年)進士,歷任浙江海寧、石門、仁和各州 縣。他資助青年赴日留學的學生,多參加孫中山領導的革命運動。林瓔的祖父林長民曾赴日留學,畢業於早稻田大學,善詩文、工書法,回國後與同學劉崇佑創辦福 州私立法政學堂,並任校長。林瓔的父親林桓精於陶瓷,曾任美國俄亥俄美術學院任院長。母親是一位詩人,曾任俄亥俄大學亞洲和英語文學教授。中國著名的建築 大師梁思成和林徽因(原名:林徽音)是林瓔的姑父和姑母。膾炙人口的《與妻書》作者林覺民,亦是該家族中人。

林瓔小時候就展現出數學和藝術方面的天賦。她中學時期就是班上的尖子生。畢業後,即被耶魯大學錄取,成為該校建築學院學生,1981年獲學士學位,1986年獲碩士學位。1987年,林瓔被耶魯大學授予美術榮譽博士學位。

在耶魯大學上學時,教授們告訴林瓔,你要麼到建築學院學建築,要麼到藝術學院學雕塑,但不能兩者都學。林瓔後來承認,她是建築學院正式學生,但經常偷跑到藝術學院聽雕塑課。由於同時受兩個領域的訓練,這無疑為林瓔後來的成功打下了基礎。她說:「雕塑是詩,而建築是散文。」

在 耶魯大學建築學院讀書的時候,林瓔就喜歡到附近的「林陰墓園」去走走,觀看那裡形形色色的墓碑和雕刻。她說:「那兒有一個渡船船長的墓,墓碑上刻著一條渡 船,線條簡單又優美,我就喜歡簡單而不複雜的東西。」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林瓔曾到歐洲考察,走訪了許多墓園,她覺得墓園設計也是一項專門的學問,所以在四年級的時候將墳墓建築列為自己的選修課。

今天,由林瓔設計的作品遍佈美國各地,有在耶魯大學的「婦女桌」(Women’s Table)、在田納西州克林頓區的兒童保護基金會禮堂、紐約的非洲藝術博物館、紐約大學的亞太美國人中心和為洛克菲勒基金設計的藝術品等。其中最出名的 要數她的成名作「越南戰爭紀念碑」(The Vietnam War Memorial, Washington DC)的設計。那時她才21歲,上大學三年級。一天,林瓔在系裡的告示牌上看到了徵集越南戰爭紀念碑的通告,立刻躍躍欲試,不久就和同學一起開車到華盛頓 做實地考察。她研究了各個領域藝術和文化,瞭解歷史上各個時期的紀念物是如何紀念死者。她還閱讀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關於戰士的雜誌。兩個星期以後,她做 出了模型。林瓔的老師將她的設計評為B,卻仍然鼓勵林瓔將設計寄走。

建造越南戰爭紀念碑的想法是一名前陸軍下士簡·斯克魯格思在 戰後萌發的。1979年4月27日,一群參加過越南戰爭的老兵在首都華盛頓成立了一個社團,旨在國家大草坪博物館、紀念碑群落地帶建造越南戰爭陣亡將士紀 念碑。他們提出,這座擬議中的紀念碑要成為美國社會中一個鮮明的形象,不管這座紀念碑最後建造成什麼樣子,它必須滿足四項基本要求:(1)紀念碑本身應該 具有鮮明的特點;(2)要與周圍的景觀和建築物相協調;(3)碑身上鐫刻所有陣亡和失蹤者的姓名;(4)對於越南戰爭,碑身上不要有一個字的介紹和評價。

1980 年7月1日,美國國會批准,在靠近林肯紀念堂的憲法公園盡頭建造越南戰爭陣亡將士紀念碑。這個地方,正是斯克魯格思們朝思暮想的所在。這年秋天,由美國建 築家學會組織,在全國公開徵集紀念碑設計方案,投稿者必須是年滿18歲以上的美國公民。結果,在徵集過程中一共收到1421個應徵方案。方案設計者被隱去 姓名,由8位國際知名的藝術家和建築大師組成評定委員會,通過投票選出最佳設計。

1981年5月1日,在1421件應徵作品中,林瓔的被登記為1026號的設計成為首選。反倒是應徵者中那些國際知名的建築師們–其中也包括林瓔的老師選送的設計名落孫山。

林 瓔的設計引起了廣泛爭議。雖然藝術界與新聞界均對她的作品讚許有加,但退伍軍人協會卻表示不滿。不同意見者認為,這座紀念碑是對戰死者的不敬,紀念碑本該 拔地而起,而不是陷入地下;還有人認為,陣亡者的名字應該按照英文字母的順序排列,而不是按照他們戰死的時間排列;甚至連林瓔是一位華裔也成了問題。他們 從政治上施加壓力,要求評審委員會更改原設計。委員會為慎重起見,重新仔細審閱了林瓔的作品,審閱之後覺得仍然是一個佳作,就拒絕了退伍軍人的要求。當 時,內政部長華特還曾經出面,下令暫停工程進度,並要求在V字型建築的中間,放一座雕像並懸掛一面美國國旗。

面臨種種壓力仍不肯妥協,林瓔毅然要求撤回自己設計人的名字,因為,她覺得如此這般的要求和篡改,已經破壞了她的原設計精神,刻上她名字不但是個謊言,對她來說也是一種侮辱。在她的堅持下,插國旗之舉取消,三位越戰軍人的雕像也被移往V型碑石的側面。

1982 年3月11日,林瓔的設計獲得最後批准。3月26日工程動工,當年10月紀念碑主體就基本完成了。這些黑色的花崗岩來自印度,在美國佛蒙特州切割,在田納 西州鐫刻陣亡者姓名。這些姓名都一般大小,每個字母高1.34釐米,深0.09釐米。就是因為林瓔的堅持原則和據理力爭,我們才能看到華府今日的這個越戰 紀念碑,才能看到一位才華橫溢的華裔女性令人絕倒的原創精神。林瓔說:「當你沿著斜坡而下,望著兩面黑得發光的花崗岩墻體,猶如在閱讀一本敘述越南戰爭歷 史的書。」

今天,華府越戰紀念碑已經舉世聞名,華府越戰紀念碑的故事更是眾所周知。1994年,一部反映林瓔事蹟的特寫電影記錄 片問世——《林馬婭:清楚的幻想》。該片在美國引起強烈的反響,曾獲1995年奧斯卡第六十七屆最佳長記錄片獎。美國《生活》雜誌評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 一百位美國人」與「五十位美國未來的領袖」。1999年,美國《亞裔雜誌》(A. Magazine)評選出過去十年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百名亞裔人士,入選的華裔人士包括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崔琦與朱棣文,華盛頓州長駱家輝。愛滋病防治研究專 家何大一等。林瓔也名列其中。

2002年5月30日,在獲知自己當選耶魯大學校董後,林瓔說:「我的父母親移民來到這個國家時一 無所有,但作為教育家,他們深知教育的重要性。我知道,如果我的父親在世,他一定會同我的母親一樣為我而驕傲。」的確,不僅是她的父親,她的曾祖父林孝恂 如果地下有知,也一定為他的這位旅居美國的曾孫女所取得的成就而自豪。(福建僑聯網,陳鋒)

參考文獻:
1、New Haven, Conn.:Maya Lin Elected to Yale Corporation,YALE News Release For Immediate Release: May 30,2002。
2、Statement by Maya Lin,YALE News Release For Immediate Release: May 30, 2002。
3、 Text of a message sent by Maya Lin to student and alumni organizations seeking information about her candidacy, 2002 Alumni Fellow Election Information, Yale University Website.
4、林徽因年表,亦凡公益圖書館(shuku.net)。
5、中新社:美國《亞裔雜誌》評選出有傑出表現的華裔,1999年10月6日。
6、施雨:在美國的打架藝術,故鄉網。
7、錢江:黑色的傷痕,黃金書屋。
8、劉暢:風雨徘徊越南墻,1998年12月23日《光明日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