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成德 – 寫給準建築人──東海建築系碩士班甄試招生前言

作者:曾成德教授

[這原本是二年多前寫給東海建築系畢業生的別離詞。而今在各校建築系所準備展開甄試與考試招生之際,我將此文略加更動,希望有志的準建築人在考試與求職,就學與就業的過程中常常保有豪情壯志──尤其是準備面對東海白色屋子考驗的有心人。]

I
Charles-Edouard Jeanneret,一位與當今大學畢業生年齡相仿的瑞士裔青年人,在約百年前離開了他的出生地,展開了一段「東方之旅」。在雅典衛城一根斷裂橫陳的Doric柱子前,他的友人 Auguste Klipstein 以相機捕捉了他的身影。照片中,Jeanneret 倚著柱子的橫斷面而立,在恍若以自己身軀的高度與古典建築的尺寸相對比較之時,也似乎預示了青年人開創新時代的豪情壯志。

II
西西里島Agrigento地區的奧林匹克宙斯神殿有著古典建築中少與匹敵的巨型Doric柱。1779年,剛從英國皇家學院畢業的 Sir John Soane 往東旅遊至此時,驚異於神殿廢墟柱子殘骸的巨大,更發現自己的身體可以完全躺進沒入柱子的凹槽裡。多年後,Soane 回到學校講學時仍不忘提起這個經驗,他似乎想將古典建築所遺留的成就與陰影以及當代創作所需要的掙扎與力氣,同時傳達給學生。的確,Soane 自己的建築生涯幾乎就是一種英雄式的努力,終其一生企圖創造一個可以與古典建築相互輝映的浪漫主義個人風格的建築語彙。

III
位於倫敦 Lincoln’s Inn Field 13 號的Soane自宅/工作室裡,佈滿了雕像、繪畫、古蹟的殘骸、假造的廢墟、古典建築的細部構件與Soane自己的模型圖稿。當自宅正在施工時,Soane 寫下了一篇名為「關於自宅歷史的殘蹟片簡(Crude Hints Towards the History of My House)」的奇怪文字。手稿裡描述一個未來的考古學者進入他已成廢墟的家,由於散落的古典建築構件,考古學家判定它在過去應該是座神廟。但是轉身之間,學者困惑了,「這也許更像是巫師的家」,而他身旁的大理石像,正是巫師石化而成的變身。「或許石化為像就是上天懲罰這位無法無天的巫師展露其技法。」1883年,Soane透過議會決議將自宅捐出為博物館。就在議會案通過的幾乎同時,Soane 在圓頂大廳下為自己放了一尊大理石半身像。時至今日,這尊雕像仍凝視著自己所蒐羅的藝術品擺設,與自己所創作的建築遺蹟。或許,再也沒有其他的建築師比Soane本人更確切的瞭解物質的堅實與虛幻。畢竟,Soane 一輩子都不斷的搏鬥於建築物的不朽與創造力的飄忽之間。

IV
東海建築系所白色的屋子是24(小時)-7(天)隨時運轉的,在這裡,到處可見疲憊的身影與充血的眼球。伴隨著堆滿的模型與散落的草圖。廢墟般的雜亂空間裡充斥著想像力的殘跡。日復一日,這裡的師長們嚴格的不斷評論著這些殘跡。而就在「殘蹟片簡」裡,Soane 如此寫道:「它(們)似乎來自一些異想天開的心靈,由於執迷創造的熱情,因此直接對撞上建築學院的舊有教條。」然而另一方面,這些殘跡裡所散發的也許就是Soane在課堂上告訴學生所要具備的掙扎與努力。

V
Charles-Edouard Jeanneret在1911年的「東方之旅」後決定自他的出生地出走。他將會決定自己一輩子的志業在建築,他更會為自己取一個專業的名字:Le Corbusi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