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東方 我就西進 兩大女建築師的西東對決 Zaha Hadid vs. 妹島和世

作者:楊恩達(逢甲建築系助理教授、牧易建築事務所總監)
本文刊登於商業週刊《品味書》Issue 6, Jul 2013

在建 築圈,有兩位普利茲克建築獎等級的女建築師特別受到人們矚目,一位是據說流著伊拉克皇室血統的英國女建築師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另外一位則是帶著東京美少女氣息成長的玉女派掌門人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兩位最大的共通點就是她們都是天蠍座,從星座上來看,天蠍座擁有驚人的耐力以及意志力,決定目標後就絕對不會輕言放棄,不畏挫折、堅持到 底,具有強大的精力與膽識且不懼艱難,觀察力敏銳並具備獨到的見解,以上的特點在兩位女建築師身上展露無遺,而如此的特色更是成為一代建築宗師所必備的重 要條件。

2012年10月27日下午,北京東二環朝陽門橋西南角一帶人潮、車潮大量湧現,最興奮的人莫過於扎哈•哈迪德和潘石屹,前者是當日開幕的「銀河SOHO」的建築師,對扎哈•哈迪德而言,「銀河SOHO」是她在北京的第一件作品,也是與諸位建築大師像是 Rem Koolhaas、Norman Foster 等人進入中國首都插旗的地標建築;潘石屹是中國SOHO的董事長,當然也是投資「銀河SOHO」的業主,該建案的開幕,表示他一貫路線邀請知名建築師做大設計、大行銷的鮮明手法更往前跨進一步。

Zaha Hadid - Galaxy SOHO - Photo 01(by Hufton and Crow)
↗ Zaha Hadid – Galaxy SOHO – Photo 01(by Hufton and Crow)

銀河SOHO」 建築體的佔地面積就有50,000 平方公尺(約15,125坪),總樓地板面更多達328,204 平方公尺(約99,281坪),當中的可供作辦公室使用的面積161,034 平方公尺(約48,713坪)、可作為商店、零售業、百貨販賣的面積則是97,367 平方公尺(約29,453坪),曾經到台中大遠百 Top City 逛過的人可能會有逛到昏頭轉向走不完的感覺,台中大遠百標榜是全東南亞最大總樓地板面積的百貨公司,其總樓地板面積是54000坪,對於「銀河SOHO」的空間尺度不妨就拿台中大遠百來相比,就可略有想像。

Zaha Hadid - Galaxy SOHO
↗ Zaha Hadid – Galaxy SOHO – Photo 03(by Hufton and Crow)

銀河SOHO」 將辦公機能、零售與娛樂休閒等功能通通置入其中,其設計概念來自北京城的遼闊,建築由五個外形流暢的白色螺旋形量體構成,各個量體獨立而透過人行天橋彼此 相連;由於是以圓潤且流動的型態而存在,無論是建築的外部或室內,從各個角度閱讀都可以是正面,遊走在偌大的空間當中,會發現似乎這是一個無邊無際的人造 世界,流轉而不停歇的建築線條讓人難以休止,而建築體之間的中庭或內部的挑空天井,都是可以上下相望彼此呼應的連結,宛如將蔓延的丘陵重新打造為人類可以 居住、行走的城市,相對於北京市上千萬人口的大都市,銀河SOHO就像「都市裡的都市」強烈地介入在人類尺度與大都會尺度之間;除了最低的三層樓作為零售與娛樂等公共設施使用,往上則是企業的工作空間,最頂層很聰明地讓一間間的餐廳、咖啡館與夜店進駐,從頂樓眺望北京都市景致一覽無遺,銀河SOHO儼然成為北京市居民購物、休閒甚至是外來遊客必然造訪重要景點。

將時空拉至銀河SOHO開幕後的一個多月,2012年12月4日的法國朗斯市(Lens),羅浮宮朗斯分館在 此開幕,成為法國文化地標羅浮宮在巴黎市以外的第一間分店,建築師是前面介紹的日本建築師妹島和世,朗斯位於法國北部鄰近比利時的加萊省,過去幾個世紀曾 是供應法國煤炭使用的主要產地,但在1960年代之後資源耗盡,媒礦業盡數關閉,讓這個曾經豐饒的城鎮逐漸沒落,失業率上升至超過百分之十二,遠高過法國 平均失業率;法國羅浮宮於廿一世紀初期便展開一項計畫,評估將豐富的館藏分散到第二館展示的可能性,於2004年選定朗斯作為其開設分館的基地,2005 年妹島和世的設計案於羅浮宮舉辦的朗斯分館國際競圖中脫穎而出,不知是否是神的作弄,對於文化永遠有著優越感的法國人,帶有文化霸權意味的羅浮宮主館 1981年由出生於中國的貝聿銘建築師設計,引起法國濤天的撻伐聲,經過二十多年後,朗斯分館竟然還是由來自東方的日本建築師設計。

SANAA 建築師事務所 - Louvre Lens Museum 法國羅浮宮朗斯分館
↗ SANAA 建築師事務所 – Louvre Lens Museum 法國羅浮宮朗斯分館

羅浮宮朗斯分館佔 地2萬8千平方公尺,館內配置有常設展覽區、臨時展區、視聽室、禮品店、咖啡廳等公眾活動區,館體由一個平面上的正方形往兩側各連接到串連的兩個長方形, 從空中閱讀其方向性就像中國書法裡的一道長撇,蜿蜒且稍微曲折的五個盒體組合成室內空間,隨著地形起伏分出不同的展間,館體以鋼構做為主要結構,由玻璃與 鋁板形成環繞的牆面,長達360米的玻璃面看似筆直,實則是一個圓心在非常遠的地方所畫出來的大圓當中的一段弧度,比起筆直的鏡面帶著輕微的角度映射著玻 璃兩面的光影。

SANAA 建築師事務所 - Louvre Lens Museum 法國羅浮宮朗斯分館
↗ SANAA 建築師事務所 – Louvre Lens Museum 法國羅浮宮朗斯分館

事先若沒對妹島和世做過一番功課的人,來到羅浮宮朗斯分館必 然會大失所望,整個建築體如玻璃盒子般由地表輕輕地浮出,相較於銀河SOHO表現性的重口味,朗斯分館就像頂級好米加上甘純泉水所熬煮出來的一碗清粥,飄 散著淡淡的米香水甜,存在卻又不明確,確實豎立在那裡的建築體因為其靜靜地反映著四周環境的姿態,難以捉摸她的真正表情;館內一個長達125米展間「時間 之廊(Galerie du Temps)」,陳列著人類六千年歷史的藝術品,按時間順序從史前到19世紀,跨越文化從波斯、羅馬到伊斯蘭,展間包覆在反射著柔和光線的鋁板當中,如此 的空間操作手法,與傳統人們認知的「美術館」大相逕庭,藝術品陳列處應該是由厚實的石材打造而成,周遭應該是有大石基座、石膏雕飾、綢緞布簾,如今妹島和 世所詮釋的羅浮宮朗斯分館竟是用十足工業化、或家庭化的鋁板所形成,破除人們對於殿堂般崇高的美術館想像。

羅浮宮朗斯分館裡, 可以發現妹島和世承繼現代建築主義大師密斯•凡德羅(Mies van der Rohe)的痕跡,甚至是從自然光線能透過屋頂的百葉玻璃濾進室內所營造的光線效果,看到路易斯・康(Louis Kahn)在金寶美術館(Kimbell Art Museum)所創造的光線質感,形式是西方的實體,但其所創造卻是一種無可捉摸、無形無質的感知,正如人們朗朗上口的老子名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 常名」那樣的無以名狀;相對於妹島和世在法國,扎哈•哈迪德在中國北京的銀河SOHO就是帶著主張、情緒的物質性呈現,讓實體的建築材料確切地完成每一個 動作,好似打過拳擊的高手來到東方開始學習太極拳,可以清楚看到出手時精準地劃過空氣形成防禦、制敵的招式,卻遠離了人類偶然乍現的「靈犀」所可能的感 動;兩位女建築師在東西方各自以其教育、成長背景詮釋出不同的精彩,不妨用「東形西質」看待銀河SOHO,而以「西形東質」閱讀羅浮宮朗斯分館,將會對建築的誕生產生更深刻的感觸。

>>相關討論
::Zaha Hadid 建築師事務所 – 銀河 SOHO Galaxy::
::SANAA 建築師事務所 | Kazuyo Sejima + Ryue Nishizawa (妹島和世+西澤立衛) 設計法國羅浮宮朗斯分館 Louvre Lens::
::你到東方 我就西進 兩大女建築師的西東對決 Zaha Hadid vs. 妹島和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