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競圖氾濫引爆怒火 建築師抗議不平等條約

宗旨在於團結熱心人士,以活潑創意的行動來「宣揚建築文化」「改善執業環境」以及「提昇建築教育」

台灣國際競圖氾濫引爆怒火 建築師抗議不平等條約

文章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發表於 2017-07-17, 07:44

source

台灣國際競圖氾濫引爆怒火 建築師抗議不平等條約
2017-07-17 00:45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陳秋雲/連線報導

台中市政府日前一件國際競圖標案「台中智慧營運中心」,規定國內建築師沒有單獨投標資格、須和國外建築師合作,不平等條約遭批「喪權辱國」,引發多位建築師聯名發律師函要求更正。台中市政府後來雖緊急更改標案,讓國內建築師取得單獨投標資格,風波卻持續在台灣建築界發酵。

忍太久!本土建築師 淪為監造角色

這不是台灣首個規定「台灣建築師沒有單獨投標資格」的公共建築競圖,卻引爆建築界怒火、首次團結起來發律師函。

「台灣建築師忍太久了。」建築師邱文傑觀察,這十多年來,台灣國際競圖案氾濫、標案條件對本土建築師不利,重大公共建案多半被外國建築師搶走。大打國際牌的結果,往往換來國內建築與建築師兩敗俱傷。

建築師公會旗下的建築師雜誌,不久前做了一份統計。從二○○四年到二○一七年,台灣共計舉辦卅二件國際競圖,僅一件由台灣建築師獨立拿下標案—國家文藝獎得主姚仁喜設計的新北市立美術館。卅一件中,廿一件由國外建築師領銜拿下標案、擁有設計主導權。

但採購法規定,國際競圖案的監造須由台灣建築師擔任,台灣建築師在這些外國建築師主導設計的案子中,只是監造角色。

圖檔


常漏水…台中歌劇院 揪三千項缺失

而這廿一件外國建築師主導設計的國際競圖,有七件取消、暫停或狀況不明,七件進度嚴重落後。其中台北藝術中心因承包商破產暫停施工,台北市議會怪罪荷蘭建築師庫哈斯使用複雜工法、打算立法限制。但政府廣開國際競圖,不就是希望國內建築師向國外「學習」?

台中國家歌劇院、台中市議政大樓都是國際標,最後歌劇院被市府揪出三千多項須改進缺失,遇大雨常漏水;議政大樓也因漏水問題一籮筐。不過,台中建築界認為,這不是開國際標造成,而是政治干預專業的結果。

姚仁喜:迷信國際牌 政府業主心態

台灣公共建築迷信「國際牌」,姚仁喜認為是政府業主心態使然;這些國際競圖就算沒明文規定,也會「暗示」投標者最好找外國建築師合作,否則往往落馬。

元智大學藝術與設計系教授阮慶岳說,此類競圖往往要求參賽者列出「國際經驗」作為評估標準,台灣建築師怎和國際大師比?若連國內建築大案都拱手送給外國建築師,如何累積實力走上國際舞台?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鍍金牌會員
 
文章: 2679
註冊時間: 2005-06-01, 11:31
來自: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建築界點出關鍵:問題不在國際標 而是政治干預

文章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發表於 2017-07-17, 07:45

source

建築界點出關鍵:問題不在國際標 而是政治干預
2017-07-17 00:45聯合報 記者陳秋雲、張世傑/連線報導

台中國家歌劇院、台中市議政大樓都是國際標,但啟用後卻屢因漏水成焦點,問題一籮筐。耗費巨資開國際標是否水土不服?但在地建築界表示,這不是開國際標造成,而是政治干預專業的結果。

台中建築界都知道,麗明營造公司是在前市府一再拜託下才接下國家歌劇院工程,不但趕著要落成,且廠商自己賠了一億多元。建築界人士說,國家歌劇院拚在選舉前開幕,還沒完工就急著演出以示落成,這種品質當然好不了。

台中議政大樓也開國際標,斥資廿四億元興建,到最後市府點交一再跳票,配電不足、漏水嚴重、車道未用就凹陷、地下室未啟用就漏水,到現在還在收拾爛攤子。

台灣的採購法、與歐美大相逕庭的氣候,都可能造成開國際標的公共建設從建造到完工啟用後,結果不如預期。但除上述因素外,建築界還點出了一項關鍵變數—政治。

建築界人士說,台灣的公共工程因政治立場不同,藍綠互相掣肘的情況嚴重,遇到不同政治立場,不給足夠的工期、預算,或是在相同的政治立場下不斷放水包庇,造成公共品質差,跟開國際標或本地標沒關係。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二○○八年開出國際標,由國際知名荷蘭建築師及國內建築師姚仁喜等團隊設計,外觀擁有一座圓弧型劇場,被形容為「皮蛋豆腐」的造型一度成為話題。原擬二○一六年啟用,施工進度卻落後,廠商去年無預警倒閉,成了「爛尾樓」。

代辦工程的北市捷運局表示,北藝工程比較特殊,採用鋼結構、混凝土、弧形鋁板,以及S形波浪玻璃,光開模就是一項成本。

北藝停工前完成約百分之七十三,剩下的工程兩次流標,北市府後來決定拆成兩個標案,第一標日前終於決標,預計八月開工、明年十一月完工;至於第三標,最快三個月內公開招標。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鍍金牌會員
 
文章: 2679
註冊時間: 2005-06-01, 11:31
來自: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對岸經驗/陸設計院抓主導權 不向國外傾斜

文章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發表於 2017-07-17, 08:14

source
對岸經驗/陸設計院抓主導權 不向國外傾斜
2017-07-17 00:45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五月,中國建築設計院總建築師李興鋼受邀來台演講。他卅三歲時擔任北京奧運主場館的中方代表、協助瑞士建築師設計監造「鳥巢」。十多年後,他已夠資格擔任二○二二年北京冬季奧運場館的主要設計者。

同樣「向國際接軌」十多年,為什麼對岸建築師已可獨當一面,台灣建築師卻還需要外國「母雞帶小雞」?

元智大學教授、建築學者阮慶岳表示,大陸擁有半官方的設計院制度。即使是國際競圖,作品的設計主導權、預算,很大比例還是由設計院掌控、不會向國外傾斜。因此,每個國際合作的案子,都是很好的學習機會。

此次台中市政府被指控「歧視」本土建築師,回應「國內類似案件經驗有限」,因此國內建築師沒單獨投標資格。對此,建築師潘冀表示,台灣建築技術成熟,「是政府沒看見」。

建築師邱文傑則說,成功的建築,「設計」和「監造」不能分開。如果台灣建築師一直只擔任「監造」的角色,缺乏完整歷練,又如何期待台灣建築師「經驗豐富」。

潘冀指出,台灣政府若要「國際接軌」,應慎選具指標性的重大公共建築,「不是連一間辦公大樓都要國際競圖」。阮慶岳表示,歐洲許多國家立法限制中小型公共建築不能開國際標,把機會留給本土建築師。

大陸本地建築師得以重新掌權,跟前衛國際建築的退燒有關。三年前,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說了一句重話「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築」,領導高層解讀,怪建築「反映盲目自大、炫富的社會心理」,國際牌建築隨之偃旗息鼓。「大陸都覺悟了,台灣呢?」阮慶岳感慨。

建築師姚仁喜和邱文傑都指出,建築不只是外型、而是一種「文化的過程」;建築必須從本土文化的土壤中長出,而不是可以從國外買回來的商品。阮慶岳認為,台灣建築師爭取拿回設計台灣公共建築的權利,「不是為了培養台灣的名牌建築師,而是為了培養自信的本土建築師。」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鍍金牌會員
 
文章: 2679
註冊時間: 2005-06-01, 11:31
來自: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挾洋自重還是喪權辱國 台灣瘋「國際牌」建築14年

文章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發表於 2017-07-17, 08:17

source
挾洋自重還是喪權辱國 台灣瘋「國際牌」建築14年
2017-07-17 00:23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

上週,台中市政府一件國際競圖標案「台中智慧營運中心」,規定國內建築師沒有單獨投標資格、必須和國外建築師合作。此一不平等條款遭批「喪權辱國」,多位建築師聯名發律師函要求更正。最後台中市政府緊急更改標案,讓國內建築師取得單獨投標資格。

這不是台灣首個規定「台灣建築師沒有單獨投標資格」的公共建築競圖,卻引爆建築界怒火、首次團結起來發律師函。「台灣建築師忍太久了。」建築師邱文傑觀察,這十多年來,台灣國際競圖案氾濫、標案條件卻對本土建築師不利,重大公共建案多半被外國建築師搶走。

建築師公會旗下的建築師雜誌,不久前做了一份統計。從2004年到2017年,台灣共計舉辦32件國際競圖,卻只有一件由國台灣建築師獨立拿下標案─國家文藝獎得主姚仁喜設計的新北市立美術館。

其他31件國際合作的公共建築,有21件由國外建築師領銜拿下標案、擁有設計主導權。採購法規定,國際競圖案的監造必須由台灣建築師擔任。亦即,台灣建築師在這些外國建築師主導設計的案子中,扮演的只是監造角色。這些建築未來若在國際舞台發光發熱,榮耀的只是外國建築師。

「與國際接軌」十多年,台灣建築師還必須靠外國同業「母雞帶小雞」?姚仁喜認為,這是政府業主心態使然。這些國際競圖就算沒明文規定,也會「暗示」投標者最好找外國建築師合作,「當作沒看見」往往落馬。

元智大學藝術與設計系教授阮慶岳分析,此類競圖往往要求參賽者列出「國際經驗」作為評估標準,台灣建築師怎麼和國際大師比?而台灣建築師如果連國內的建築大案都拱手送給外國建築師,又如何累積實力走上國際舞台?

諷刺的是,內政部才剛公佈「補助國內營造業及建築師事務所赴海外拓點計畫作業」。政府不將國內重大建築機會留給本土建築師,反而要送他們到國外去工作?這就是台灣政府近年念茲在茲的「鼓勵文創」?

然而,這21件外國建築師主導設計的國際競圖多災多難,有7件取消、暫停或狀況不明,7件進度嚴重落後。台灣想藉國際牌建築成為「國際大城」的美夢,仍是遙遙無期。

其中台北藝術中心因營造廠破產暫停施工,台北市議會怪罪荷蘭建築師庫哈斯使用複雜工法、打算立法限制。然而政府廣開國際競圖,不就是希望國內建築師向國外「學習」?

姚仁喜是台灣建築一哥,參加國際競圖案多年,也只獨立拿下過一次標案。他坦言不想再為外國建築師作嫁,如果政府還是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他參加國際競圖「只會愈來愈少」

政府這14年大打「國際牌」,換來的是台灣建築與建築師兩敗俱傷。該是時候停下來省思,台灣建築之路該怎麼走?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鍍金牌會員
 
文章: 2679
註冊時間: 2005-06-01, 11:31
來自: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直言集/「愈本土、愈國際」 是最新潮流

文章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發表於 2017-07-17, 08:20

source
直言集/「愈本土、愈國際」 是最新潮流
2017-07-17 00:45聯合報 本報記者陳宛茜

數年前,建築師姚仁喜參加哥本哈根一件國際競圖落選,發現前五名都是丹麥本地建築師。他不服氣,親自去了一趟哥本哈根,發現這座「世界最幸福國家」的首都,找不到一件國際牌建築,卻洋溢從容自信的美感。他深受啟發:「丹麥人不需要用國際名牌建築,掩蓋自己的不足。」

一九九七年,美國建築師法蘭克.蓋瑞 Frank Gehry,受邀為西班牙畢爾包設計古根漢美術館 Bilbao Guggenheim Museum。這座雕塑般的建築讓沒落的工業舊城一夕暴紅,正式開啟明星建築師時代。多少城市的領導者想模仿畢爾包,憑藉國際建築大師的前衛話題作,讓腳下土地鹹魚翻生、一步登天。

人們只看到古根漢「捧紅」了畢爾包,卻沒注意整座城市花了幾十年時間,才讓城市的內在符合外在的「轉型」。

十四年來,政府沉迷於「畢爾包神話」,認為買國際牌建築就像買名牌包,想用渾身名牌,掩飾台灣在國際社會日漸邊緣化的處境。

我們甚至沒注意到,這股「國際名牌建築風」已退燒。這幾年建築界最高榮譽普立茲克獎,得獎者不是法蘭克.蓋瑞之流的國際大咖,而是堅持默默耕耘本土建築的在地建築師。「愈本土、愈國際」,才是最新的建築潮流。

政府總說要鼓勵台灣文創,卻往往只懂得引進國外創意作品,製造轉瞬即逝的煙火效應,比方荷蘭的黃色小鴨。

政府總說要用「文創」讓台灣的產業升級、警告產業不要停留在「代工」階段。但在這十四年的國際牌建築風潮中,是政府把台灣建築師貶為「監造」、從設計者矮化為「代工」。

建築不是名牌包,城市也別妄想靠一件國際牌作品迅速升級。建築是從土壤中長出的文化,傳達一個城市的自信。

建築就是文化。台灣根本不需要倚賴外國名牌建築師、也不必費力培養可以送到國外的名牌建築師。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個自信自在的本地建築師,就像最幸福國家丹麥的建築師,在自己的土地上,專注打造自己的建築文化。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鍍金牌會員
 
文章: 2679
註冊時間: 2005-06-01, 11:31
來自: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重視文創 政府就別把建築當名牌包

文章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發表於 2017-07-17, 08:21

source
即時短評】重視文創 政府就別把建築當名牌包
2017-07-17 00:58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

上週,台中市政府一件國際競圖標案「智慧營運中心」,規定台灣建築師沒有單獨投標資格、必須和國外建築師合作。此一歧視條款惹火建築界,多位建築師連署、發律師函要求更正。最後台中市政府緊急更改標案,讓國內建築師取得獨立投標資格。

談到這件建築界的「國恥」,國家文藝獎得主、建築師姚仁喜想起一件小故事。數年前,他參加哥本哈根一件國際競圖落選,發現前五名都是丹麥本地建築師。他不服氣,親自去了一趟哥本哈根,發現這座「世界最幸福國家」的首都,找不到一件國際牌建築,卻洋溢從容自信的美感。他深受啟發:「丹麥人不需要用國際名牌建築,掩蓋自己的不足。」

1997年,美國建築師法蘭克‧蓋瑞,受邀為西班牙畢爾包設計古根漢美術館。這座雕塑般的建築讓沒落的工業舊城一夕爆紅,正式開啟明星建築師時代。多少城市的領導者想追隨畢爾包,憑藉國際建築大師的前衛話題作,讓腳下土地鹹魚翻生、一步登天。

人們只看到古根漢「捧紅」了畢爾包,卻沒注意整座城市花了幾十年時間,才讓城市的內在符合外在的「轉型」。

這些年,台灣政府沉迷於「畢爾包神話」,14年舉行32場公共建築國際競圖、邀來幾十位國際建築師為台灣打造前衛建築。我們以為,買國際牌建築就像買名牌包,想用渾身名牌,掩飾台灣在國際社會日漸邊緣化的處境。

我們甚至沒注意到,這股「國際名牌建築風」已退燒。這幾年建築界最高榮譽普立茲克獎,得獎者不是法蘭克‧蓋瑞之流的國際大咖,而是堅持默默耕耘本土建築的在地建築師。「愈本土、愈國際」,才是最新的建築潮流。

台灣政府總說要鼓勵台灣文創,卻往往只懂得引進國外創意作品,製造轉瞬即逝的煙火效應,比方荷蘭的黃色小鴨。

台灣政府總說要用「文創」讓台灣的產業升級、警告產業不要停留在「代工」階段。但在這14年的國際牌建築風潮中,是政府把台灣建築師貶為「監造」、從設計者矮化為「代工」。

建築不是名牌包,城市也別妄想靠一件國際牌作品迅速升級。建築是從土壤中長出的文化,傳達一個城市的自信。

建築就是文化。台灣根本不需要倚賴外國名牌建築師、也不必費力培養可以送到國外的名牌建築師。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個自信自在的本地建築師,就像最幸福國家丹麥的建築師,在自己的土地上,專注打造自己的建築文化。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鍍金牌會員
 
文章: 2679
註冊時間: 2005-06-01, 11:31
來自: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台灣瘋國際競圖 想用國產車的錢買一部勞斯萊斯

文章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發表於 2017-07-17, 08:22

source

台灣瘋國際競圖 想用國產車的錢買一部勞斯萊斯
2017-07-17 00:25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

北京獲選主辦奧運後,大手筆舉辦建築國際競圖。鳥巢、水立方、中央電視台等國際大師設計的建築紛紛勝出,前衛造型顛覆北京的古城形象,也像徵北京升級「國際大城」的決心。為了與對岸較勁,2004年起,台灣也加入這場「國際建築大賽」,瘋狂舉辦國際競圖。

14年過去,台灣依然缺乏「鳥巢」這樣的明星建築,反而拿到一堆「紙上國際建築」─競完圖卻蓋不出來的國際大師紙上作品。

最具代表性者,當為2004年開啟台灣國際競圖風潮的故宮南院。轟轟烈烈舉行完國際競圖後,贏得設計權的美國建築師普里達克 Antoine Predock,預算、理念和故宮溝通不良,對簿公堂。之後南院重啟國內競圖,由曾參與南院國際競圖的姚仁喜拿下設計權、監造完成,等於多走了七年冤枉路。

「國際競圖讓台灣淪為國際建築明星的試驗場所,以及政客邀功的舞台。」國家文藝獎得主、多次參加國際競圖的建築師潘冀直言,主辦單位目的不在「和國際接軌」,而是炒作知名度與政績。

為了創造話題,贏得國際競圖的設計往往造型前衛,施工難度與經費都升級。但就算開國際標,台灣公共工程單價仍遠低於歐美日、也比不上大陸。建築界流傳一個比喻:台灣的國際競圖「想以國產車的價格買一部勞斯萊斯」。政府總愛打腫臉充胖子,而外國建築師拿到標案,才發現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再受限於國際競圖「設計」與「監造」分開,外國與台灣建築師得花時間磨合。一位不具名建築師透露,政府業主對於國際大師的創意設計往往「有求必應」,轉過頭來卻要求負責監造的國內建築師「使命必達」。設計和執行的巨大落差,注定了這些國際牌建築的多舛命運。

而政府業主為了趕政績,經常訂定「不符合現實」的施工期程。種種限制下,台灣國際牌建築就算勉強完成,與這些國際大師的正常水準,往往有不小落差。

潘冀感慨,這些年來在國際競圖中脫穎而出的作品,能真正觸及人文深度和都市議題者寥寥無幾,「主辦單位耗時費力的籌辦成果,也僅能繼續推崇設計者的國際知名度。」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鍍金牌會員
 
文章: 2679
註冊時間: 2005-06-01, 11:31
來自: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尋找屬於台灣建築的純真年代

文章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發表於 2017-08-08, 08:43

source

尋找屬於台灣建築的純真年代
2017年08月07日19:53
徐鉦儒/建築從業人員

近期,台中市政府一件國際競圖標案「台中智慧營運中心」,規定國內建築師沒有單獨投標資格、必須和國外建築師合作。此事件所引發的,不僅僅是國內建築師長期在權力鬥爭上挫敗的群起反彈,更突顯建築專業與政府官僚的利益矛盾。

台灣的各地方政府,對於城市行銷的願景,始終停留在過去利用明星建築師的階段。以台中為例,古根漢博物的Zaha hadid、台中歌劇院的伊東豐雄甚至是台中塔的藤本壯介無不遵守此思維模式。同時在台灣的選舉文化當中,經濟發展一直是選舉當中不可動搖的支票神話;彷若經濟成長應該是社會的自然狀態,而地標性建築便是選舉政治中最亮眼的政見名片。

如今「台中智慧營運中心」美其名加速推動中台灣產業轉型,或是結合周邊文化商業引領周邊創新研發能量,卻依然在競圖案的招標文件上漏了洩。這種以開發帶領經濟發展的神話自民國政府遷台以來便廣為政治人物所利用,如內政部次長花敬群7月26日在2017年不動產高峰論壇中表示:「政府不打房」,房市要當經濟火車頭。這種無論藍綠政府皆慣用的說法,即便政權移轉依舊不變。可以說,所謂建築商品化已經逐步收編理想上應該獨立運作的政治官僚。

在後經濟奇蹟時代,台灣的地方政府依舊大量舉債進行開發;社會現實卻是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當台灣口口深深愛民主及(資本)自由的同時,剝奪的便是所謂的平等。台灣建築師經國家考試得取執照或加入建築師公會開業,作為專業分工下的某種利益團體,在巨大的選舉利益下被剝削所衍生的失落,其實源自伴隨著建築商品化在台灣的選舉-支票邏輯下,自然產生的政治的商品化邏輯下的犧牲品。簡單來說,讓台灣建築師贏取國際競圖對政治上的得利者毫無「利潤」可言。

但此危機抑是轉機,如今呈現在檯面的僅是某種政權轉移下,技術官僚的粗糙行事。但核心的問題是,我們能否擺脫過去以大型開發為主的舉債時代的政治-資本邏輯,進入影響政府發展更為精緻的關於社會平等的發展模式。如同近期眾社會團體希冀推動社會住宅改善高房價狀態的社會意義。能否藉由將諸如將大型機構或是智慧營運中心這類巨大機能集中的建築拆解為多個小型機購如(小劇院)或研發機構,一者扶植年輕建築師及其他產業的人才實力,同時避免大型蚊子館的叢生。並且,從事建築相關產業的從業人員能否組織與傳統建築師公會不同的建築從業人員工會,翻轉在政府-資本的穩定結構下所日漸形如窠臼的建築計劃(某某歌劇院、某某營運中心、某某研發園區)生產,以及在不對等契約所建立的業務壓力下所產生的普遍高工時與高工壓的勞動條件;惟有試圖創造與政府利益明顯切割開來的「眾人」,才有可能在傳統的產業與政府的利益結構中,拉出一條利於產業及建築師的永續發展道路。

如果好的國家的應該是建立居住其中的整體人民的幸福,則「經濟成長」便不應該是政治上永遠第一個考量的選項,甚而成為一種神話。建築師們應該思考的是,他們是不是應該跳脫傳統業主-利潤的框架,進入社會,以某種知識分子角色試圖發揮其揉合藝術與科學訓練下的技術專業,尋找屬於台灣建築的純真年代?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鍍金牌會員
 
文章: 2679
註冊時間: 2005-06-01, 11:31
來自: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回到 建築改革社(原:建築改革合作社)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