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建築 設計 展覽 講座 勸敗 競獎 討論 站長
  
        
新聞分類
徵才消息
作品邀稿
+++無論您是建築師、設計師或是對設計有興趣的庶民,如果您有任何作品(建築、空間、裝置、平面等)想要發表在本網站讓全世界使用華文的人們看見,我們竭誠歡迎您來信投稿,我們會在最短時間內回應您+++
準建推薦網路資源


網路收風
競+獎 : 第一屆台灣住宅建築獎 宣言與期許 + 評審開會紀錄
發表人 forgemind.news 於 2006/12/26 17:30:40 (6541 人讀取)

居住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建造適居的住宅,應是建築的核心,也應是建築師工作的終極關懷。為引導台灣建築發展重新對焦於此一建築根本性課題,台灣建築報導雜誌社特別創辦了「台灣住宅建築獎」鼓勵優秀的住宅建築。

以下是參與第一屆「台灣住宅建築獎」諸位評審對於該獎項的宣言與期許,以及2006年11月8日傍晚,評審們聚集於明星咖啡店開會討論的記錄。

台灣住宅建築獎 宣言與期許

在二十世紀中葉以前,住宅是建築的主要類型。建築師的成就大多以其在住宅設計上的成就論定。今天的建築界忽視住宅,實因獨棟住宅建築大幅減少,集合住宅成為主流的緣故。但居住是建築的原始目標,建築家對建築精神的理解與發揚必從居住中體會出來。失掉了此一精神,建築只是沒有生命的、譁眾取寵的軀殼而已。

漢寶德


《易經 系辭》說:「上古人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壯。」建築是人們對抗外在惡劣環境的庇護所,尤其住宅更是如此,甚至有將其比擬為母親子宮的複製,對人們起著特殊的保護作用;住宅是人類繁衍生息,養精蓄銳的場所,當人們建造居所時,就是在創造一個屬於他個人和平、平靜和安全的領域。人因宅而立,宅因人而存,住宅基本上必須滿足人生理、安全的需要,也逐漸成為人社會交往,互相尊重,價值實現的所在;這也正是「人本主義心理學之父」的美國哲學家馬斯洛所指出【五個層次的人的需要】。一個住宅應能滿足上述需求,果真如此,它將是個人能夠在其中安居樂業的好所在。

黃長美


「『厝』與其說是一棟房子,不如說『厝』是生活文化發生的場域,第3期宜蘭厝企圖將生活與建築作更緊密的聯結,將這個場域擴大到更廣的空間,檢討人、建築、街道、社區、自然之間的關係,建構更緊密的里鄰社群」。這是第3期宜蘭厝反省再出發的文字,藉由單棟、連棟或集居住宅來改善目前凌亂的都市或鄉村生活,是刻不容緩的工作,因此「住宅」的概念絕對不會只是文化議題,也是都市議題。期待此次住宅獎的頒發,不是妝點,而是具生產性的文化活動。

徐明松


觀察:1. 台灣城市中高價位的「豪宅」是平民所無法負擔的;2. 台灣住宅的討論大部份是由消費市場的角度所主導;3. 最近台灣的建築獎項鮮少頒發給住宅類的作品。在住宅需求日趨多元,且消費激增的時代,「住宅」已經漸漸脫離「建築」所討論的範疇,而比較是被以消費性產品來討論。由建築界朋友擔任評審的「台灣住宅獎」是否能夠尋找出另外一種對於台灣住宅的觀點,是有待觀察的。

陳珍誠


對於住宅,常常不斷的問自己、問朋友:
回家後,什麼是真正的輕鬆?
    什麼是真正的自由?
會不會因為一些不必要的念頭,讓手邊簡簡單單的幸福反而被愈推愈遠?

然而,到現在要反省的是:對於探討公共生活這麼有興趣的我們,
為什麼還沒有真實去歷練過好的「集合住宅」設計?
已經不知道該是覺得羞愧、迷惑、傷心還是幸運。

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慢慢變成這樣?
誰在決定大家腦子裡想像的生活?

黃聲遠


對於住宅建築,台灣建築界用一種奇特的兩極化方式來對待:既大量地生產它,卻又極少論述它。因此創設這個獎項的目的,除了選出好的住宅建築作品外,也希望能讓這個迄今瘖啞無言卻又極為重要的建築領域能發出聲音,不論是同意或是吐槽,都能夠藉此平台溝通凝聚,因為住宅建築作為一種社會性的生產,我相信,它的特質來自於多重層次的交會與不斷地重組。

王俊雄


“ 在平凡中創造新的價值… “
Nov. 20, 2006

1990年初,台灣建築發展漸漸由 ”粗獷” 步入 ”精緻”,建築設計也由 ”機能滿足” 演進為有概念\Concept的意願表達,社會上各種鼓勵的獎項與光環,大多集中在公共建築的國內 \ 外競圖上,建築界的精英也多醉心於各種公共競圖的參與,進而成為引領趨勢的主流。 相對平凡的 “住宅建築” 鮮少有深刻破題的努力,雜誌媒體上看到的先進流行趨勢,在台灣也可捕捉到一、二,但是能與我們成長環境實質連結的卻不多見( ”Linkage”:接駁 ”進步” ,基本生活面實質的進步!)。

2006年晚秋,”台灣住宅建築獎” 誕生:

我們欣喜終於有鼓勵 ”實質成長” substance的獎項設立了,因為 ”住宅建築” 面對的議題與各種限制複雜深沉(單棟住宅因有既定設計對象,暫不列入討論),與其他類型的建築設計相較之下,不易鮮明,每一個格局或細節的創新都要通過基本生活面最實質的考驗;儘管預售制度多年來默默的將 “住宅建築” 引導到“最大公約數” 的彈性設計(指大多數人可能採用的生活方式),投資者不願承擔風險的心理可以理解,但是,”有創意的好設計” 更可以建議一種 ”新的生活方式”,或許,這正是這次 ”台灣住宅建築獎” 正在尋找的Spirit吧!

希望透過 ”台灣住宅建築獎” 的誕生,能夠肯定並鼓勵正在默默耕耘,雖然含蓄,但是對普羅大眾卻有著最直接影響的建築師們的努力,並持續不間斷的 ”在平凡中創造新的價值” !!!

蘇喻哲


長期以來,台灣建築學界及專業界,對整體住宅發展狀況視而不見的忍耐力,使得左右住宅設計方向的操控權,幾乎大多落入並不太關心建築主流價值的商業機制或是公部門手中,而大部份的住宅供給,仍停留在需求被簡化,形式被制式化的宿命中,即便經濟快速成長,一般社會大眾也難以享受到因設計產業發展而帶來的居住品質提升。因此當台灣終於出現一個針對住宅設計頒發的建築專業獎項時,勢必引起眾所矚目地關心與期待。希望它的評選過程能夠激起大家討論的興趣,而它的的評選結果也能夠得到大家的共鳴,甚至是社會大眾的認同,進而能對住宅產業產生一些正面的影響力。

想要達到這些目標,評選任務的艱鉅可想而知,但對我而言,最有趣的是藉此機會可以觀察到不同設計者面對所交付的住宅設計課題時,思考的態度、方式及角度,如何影響到最後完成的作品。但是結果固然重要,執行過程中設計者努力的痕跡,也不應被抹殺,希望這個獎的出現,至少能讓長期以來針對住宅設計默默努力、付出的優秀建築師及其作品,能夠得到應有的肯定與掌聲。

金以容


在建築設計的領域中,住宅設計的路並不寬敞,如同兩側存有深溝的棧道,一側是過於理念性,讓使用者感到怕生,難以理解而未能普及;另一側卻是過於迎合市場,失去理想性而受到忽視,台灣的住宅設計在預售制度的牽引下更是嚴重地傾向後者。我個人企盼住宅設計獎的設立能選出平衡兩者的突破性範例,並廣為宣導,使棧道能漸漸增闊成為健康互重的平台,讓好的建築人都能在住宅設計中發揮及實踐理想。

黃永洪





第一屆台灣住宅建築獎評審開會紀錄
時間:2006年11月8日傍晚
地點:明星咖啡店
記錄整理、攝影:王進坤

討論主題:
1.住宅獎的定位。
2.住宅獎的獎勵方向、訴求及對象。
3.住宅市場的現況。

參與評審:
王俊雄/淡江大學建築系專任副教授
王增榮/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專任講師
金以容/金以容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
徐明松/銘傳大學建築系專任講師
陳珍誠/淡江大學建築系主任
黃長美/黃長美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
黃永洪/黃永洪設計顧問公司負責人
黃聲遠/黃聲遠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
蘇喻哲/大硯國際建築事務所負責人


↗ 評審會議相片 01(click for larger image)

金以容:有關住宅獎簡章中的給獎方向以及它的評選標準,我還有些疑問,我們這個獎到底是要獎勵怎麼樣的作品?除了結果以外,作品的背景條件及過程重不重要?老實說我還不大了解。

王增榮:我們的目再的於找出一個住宅的價值標準,現在這社會上沒有人在討論住宅,也幾乎沒有相關的論述,所有的需求好壞都被建商所把持住,連在學校裡面的學生也不愛操作住宅的議題,覺得沒什麼好做的,住宅就是這樣了,還能做什麼,但住宅卻是最貼近人的建築。

王俊雄:目前的雜誌界,建築師雜誌只頒獎給公共建築或學校等大型的建案,對住宅類不理不睬,其它獎如遠東建築獎是頒給突破性、數位的作品,而Dialogue好像也沒在談這個問題,所以我們跟台灣建築雜誌是希望可以分工,讓我們來談談住宅這個方面的作品。

金以容:歷屆建築師雜誌獎不重視由商業機制產生的住宅作品,使得年輕的設計者多半認為,只有設計公共建築才能得到肯定,而不太願意投身於住宅設計工作。這是第一屆住宅獎,大家很可能會以這次選出的作品,來認定這個獎的方向,我覺得這個獎至少要能達到“對在這個領域裡默默努力的優秀設計者,產生鼓勵及肯定”的作用。所以是否必須討論一下,每個案子先天設計的條件和執行的過程重不重要?設計者在過程中遭遇的困難度及付出的努力,是否也要納入考慮?

現在的住宅市場中,銷售制度影響了購屋者對住宅設計的認知,在預售制度的先天限制下,銷售道具(模型、透視、樣品屋)無法表現出來的空間設計品質,幾乎都被埋沒或是犧牲掉了,而且在業主及代銷公司的主導下,購屋者的差異性及需求,都被過度的簡化及制式化,購屋者的選擇其實很有限。如果因為這個獎選出好的作品,能夠得到大眾的肯定,也許會由下而上的影響市場及業主,那麼這個獎就可以對住宅產業發揮一定的影響力。


↗ 評審會議相片 02(click for larger image)

徐明松:在歐洲,特別是德國、荷蘭等國家的都市住宅,是都市計畫的一項論述重點,那些帶有社會福利政策的國宅不僅在需求面解決中低收入戶住的問題,也試圖對都市提出看法,像英國的「花園城」或德國的「Siedlung」,乃至柯比意20年代許多都市提案,住宅在裡面都扮演重要角色。但台灣的國宅早就沒有論述,自然更沒有植入都市的整體策略,這種幾乎完全交由資本主義市場炒作的住宅政策,呈現出都市計畫的棄守與漠不關心。雖然我也很懷念五零到七零年代的住宅狀況(這不代表政府在此時對都市有任何看法),王大閎建築師對住宅品質的要求,對平面的深思,但時代就是時代,氛圍一轉變他的案子就突然減少了。

蘇喻哲:那討論到這邊之後,我想我們是要採用共識決定了嗎?那沒有共識的話是不是就首獎從缺?從剛剛聽過來,是不是只要設計者有改善生活品質,就可以有資格得獎?我在想現在有沒有住宅的作品,是有永久架構的概念,也就是爸爸傳兒子、兒子傳兒子這樣一直傳下去的作品,但我想現在台灣真的沒有,所以我希望是獎勵那些從平凡中創造價值的工作者,因為住宅就是最基本最貼近人的建築。

黃永洪:其實現在業主也是很煩惱的,因為消費者越來越聰明,他們買屋的知識提升了,以前業主敢在預售屋的平面圖上有畫,但之後交屋時卻沒做,但現在民眾很精,一點不一樣馬上就找消基會,所以業主也是很怕啊!我做過設計者也當過業主,雖然業主當的不成功,但也因為我兩者都當過,所以我更能了解其實這兩方面有很多是牴觸的。

我想我們應該是藉這個獎找到一個正道,其實為什麼有些設計者沒有建商找他做設計,有時候是因為他們太愛原創,背離了使用者的習慣,這樣的話最後案子賣不好,民眾買屋後也會找人來重修空間,所以有時候設計者的妥協與不妥協沒有真的對或錯。

再來不只是國內對住宅的論述少,其實國外在這方面的論述也不多,我去國外看住宅的作品時,也常常發現他們的空間很簡單、很平靜,現在全球的人好像都想要一個很靜很暖的家,太前衛可能不是使用者想要的。

看國內的樣品屋,哪一個不是又前衛又解決了問題的,但現在去看屋的民眾都知道,他們要買的是裡面那個模型,不是外面這個樣品屋,這只是吸引消費者進去看、進去買而已,最後預售完了,推土機一來,把最前衛最解決問題的房子剷平,蓋一棟最傳統最方正的住宅大樓,這就是民眾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黃聲遠:這樣的話,會不會有很多漏網之魚呢!我在宜蘭看到很多和現在市場走向不一樣的作品,我覺得很棒,但他們會不會不知道,或者不在意這個獎沒來報名呢?所以我在想乾脆用偵探的方式去找好了,請學生去路上繞繞把喜歡的作品記下來,然後提出來討論,甚至說不定給那些找到好房子的人這個獎。

王增榮:我用以下幾點來回應剛剛所有問題的:
1.現在沒有住宅的論述是因為沒有這個需要,以前5、60年代也是因為時代需要,所以馬上就形成了論述。
2.我跟王俊雄在剛籌辦這個獎時,就已經參與討論了,我們是想立一個點、一個標竿,但要立什麼?要破什麼?我們不用去做,因為我們是來選的,是來找那個好的設計者、那個好的作品。現在市面上所有的住宅獎都只走一個方向,所以所有的建商都走那個方向,但方向應該是很多元的,所以我們這個獎是要提供另一個方向,讓建商知道還有別條路可以走。
我們不是要跟他們完全不一樣,而是在同一條正道上,但跟現有的獎所獎勵的不一樣,也就是沒遠離市場,但就是觀點不一樣,現在的建商我覺得有點防衛過當,太過於保護自己,不敢嘗試。
也就是在這之中找一個相對理想的作品,憑自己的敏感度,找那些在不好環境中仍試圖改變的工作者。


↗ 評審會議相片 03(click for larger image)

黃長美:說有沒有漏網之魚,我不敢說沒有,但我們絕對是盡了全力在發散這個訊息,給所有在這方面努力的人,同時也儘量去找,當然也要靠大家幫忙;之前在籌備時就有討論到這個獎的走向,是要跟市場跟社會結合的,不是曲高和寡、一群學者在談高調,所以在初選跟決選的評審選擇上,我們有學者也有實務經驗豐富的工作者,尤其是決選更是要在住宅房地產實務經驗豐富的人來擔任。

王俊雄:決選時可以就兩個方法來選出得獎者,一個是共識決,一致選出一個作品,但我想這個不可能,因為每個人的角度不同,著重的點也不會一樣。另一個是辯論,評審的過程公開辯論,彼此拿出喜歡的作品互相討論,跟這些作品來對話,現在我們也不用擔心這些作品是為了得獎而做的,因為他們早就蓋好了,如果以後真的這獎越來越有影響力,可以影響建商做往這個獎方向的話,我們就成功了。

真正重要的是評審可不可以在這些作品中找到其中的論述,而在每個作品表達的論述中,找到最好的論述出來,重點就是在討論過程中,大家不斷的找出新的東西,不斷辯論而不是共識決定。

還有我們現在辦的是住宅獎,不是房地產獎,這點一定要先釐清。

王增榮:以前還常常聽聞到有些人,一起集資買地,然後一起設計、一起蓋自己理想的房子,現在這種事好像已經沒有聽說了。

蘇喻哲:那我們現在是要鼓勵新的、前衛的,但可能曲高和寡的,還是普通的、建設公司的案子,但有市場性的,又或是在這之間有又有理想又有市場的作品。那沒有蓋出來的作品,是不是也可參加,給他們一個翻案的機會。

王增榮:當然是找一個正常的,蓋出來的,因為住宅要一定蓋出來要有人住才叫住宅。紙上的作品沒被執行採用,說不定就是不適合人居,所以我說是相對理想的作品,現在市場上沒有對或錯、好或壞只有滿足,我們要找出其中賣的好,又做的很不錯的就對了,但我們絕不是一開始就設好立場,只獎勵那個方向的,那樣的話建商也不會理我們,會覺得我們跟他們是不同路的,這樣我們這個獎就失去意義了,我們要在建商的路裡面找到有理想性的,且已經慢慢在改變的作品跟設計師。

這個獎是要一直辦下去的,慢慢的五屆、十屆自然會有共識,現在才第一屆我覺得不要強迫有共識,這個獎也不只是頒給建築師,我們也頒給業主,也給建商。

徐明松:我們也可以同時進行論述,譬如說把五零到七零年代的住宅作品拿出來討論,分析它們,並跟現在相互呼應,說不定會有另一個方向,也可能產生歷史縱深。

黃聲遠:我覺得我有點像來鬧的,我真的沒做過商業建築,也沒做過集合住宅,其實我也很想做做Shopping Mall、五星級飯店、高樓啊,但是一直沒有機會,所以擔任評審我有點惶恐,但在宜蘭有時候會看到很多不可思議,亂亂的集合住宅,它們不在機制內,但我卻覺得很有生命力。


↗ 評審會議相片 04(click for larger image)

王增榮:所以才需要你推薦,跟我們說是那些作品啊!你的評審角色就是從另一個更不一樣的角度來看。

王俊雄:我在想初選的作品和決選想評的能不能銜接?希望評審也能多去找覺得想要評的作品,來充實參賽者,這樣在討論時也會多一點火花,我是在想初審就只是把不好的作品剃除掉,留下好的給決選來選,不要初審狂刪讓決審沒得選,所以也才找這些比較閒的、年輕力壯的(初審)來花時間詳閱作品。
我也不覺得首獎要很多個,各一個就好了,每個評審如果有自己很喜歡的作品,覺得一定要頒的話也可以,如黃聲遠獎、黃永洪獎也都可以。

黃永洪:有一個實際的問題,如何去現場探勘作品,住宅是很私人的,像我是設計者一交屋後我也不能進去參觀啊!所以這個問題要如何克服,可能主辦單位要煩惱一下了,還有就是要安排多少時間去看入決選的作品,評審的過程嚴不嚴謹是很重要的,市面上很多頒假的獎,也不用去現場,大家閒聊一下優勝就出來了,這一下就會被別人看破、看不起的。還有就是獎的問題是都混著來評?還是要先分類呢?

王俊雄:獨棟的自己一項,集合的包括大樓跟別墅型也一項,然後分別會頒給業主、建築師、建商,為了怕決審有喜歡的作品卻被初審給刷下來,所以決審也拿一份所有參賽者的資料,可以先看自己有感覺的作品,最後初審完了後,決審跟初審在一起討論,為什麼A沒進,B卻進了,原因是什麼,說清楚。

蘇喻哲:那得到優勝的人,是得到了什麼鼓勵!一個獎牌嗎?是不是會有其它更好的方式?比如贏的人可以得到一個新案子來設計。再來就是我真的擔心現在講的這麼沒有限制,這麼有彈性雖然是很好,但最後真的很有可能選不出優勝者,畢竟大家角度不同。

黃長美:這只是第一屆,又沒有雄厚的建商贊助,要提供一個案子來當獎品不可能,但未來假如這獎被重視,就會有可能。我們期望三五年後,這個獎不僅是一種榮譽,也成為一種價值指標,成為帶領一般大眾認識好住宅的管道。

王俊雄:所以我說就是「共識決」和「多數決」兩種投票方式,補救方法就是設特別獎或個人獎,但還是試著找一個有共識的,其它自行發揮。

陳珍誠:我一直到現在才發言,是因為覺得我們現在就好像有天回到家,赫然發現我從沒關心過我的家一樣,想要好好關心一下,但卻又不知如何來關心。我看現在收集的資料中,你叫我選我還真不知道如何選,不是他們做不好,而是我無法從這幾張照片跟平面上來判斷,資料根本不夠,如何來評呢?真的要選好的,有改變的,那收件時一定要嚴格,資料要齊全才有機會,沒有完整的資料如何選好的呢?你說推薦作品來比賽,那我去淡水隨便拍五棟也可以啊!或是拍一下立面從蓋好到現在改最少的,或內部空間改最少的就給獎,因為這才符合使用者啊。不如現在就手上這幾本資料立刻選一下,看能不能選的出。

王俊雄:我想各評審先回家沉澱一下,想一想自己最想評的,或最想見到的作品是什麼樣子,再來看這些作品,現在馬上看,在這種氣氛下,很難選到自己想要的。

王增榮:如果那一個案子你很有感覺,但覺的看的還不夠,可以請台灣建築報導雜誌去連絡對方,看能不能補資料,來充實。

王俊雄:台灣建築報導雜誌真的已經很努力在散發這個訊息,我們真的是要幫那些努力過的、正在努力的建築師來發聲,在不好中找到最好,台灣談論述常常是在打高砲,弄得很複雜,不能讓一般民眾了解,這樣就不算好的論述,我們要以台灣的角度來看這些作品,不要拿國外的標準來看,如果是這樣,那這獎也不用辦了,因為沒有幾個人有資格參賽。所以我們是要把那些就算只改善了一點點的或只能改這麼多的,拿出來當大事看,讓他知到有人在關心他做的努力,讓他們不放棄,有持續發聲的機會,所以初期這個獎是要打進建商的胃,但長期是要打進每個民眾的心裡。

黃永洪:那這個獎就是要跟民眾在一起,讓他們有感覺。所以更要辦的很嚴謹,品質要好。

蘇喻哲:所以理想的建商就是要你設計的比時代進步一點,不是比時代進步50年。我們也就是要選出有做到這個的。

黃聲遠:不妨也選些材料簡單、有力、一點也不貴的。

金以容:或許就是要選作品自明性高的,讓一般人也可以很容易地瞭解它的設計表現及品質。

王增榮:這個獎在台灣建築報導雜誌選出各位評審時,它就已經選好了,所以選什麼方向就讓評審自己去發揮,但台灣建築報導雜誌也會努力去提供評審資料。

黃長美:請大家把目前有的資料帶回去研讀,每位評審並請「認捐」提供五個作品名單以充實內容,12/31截止後雜誌社會再把其他資料寄給各位;初審開會的時間先訂在1/10之前,待初選出來後,初決選評審將再開一次會交換意見,決選因為碰到過年及配合日本評審阿部仁史的時間,先訂於三月16、17、18日,感謝各位評審抽空來出席這次的會議。

>>相關報導
::第一屆 台灣住宅建築獎::

友善列印 傳送新聞和好友分享 從文章中建立 PDF



 

Copyright 2004 by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Net  |  發文群登入  |  Design by 7dana.com